《妙偶天成》

“四妹,今儿就练到这吧。”群花灿烂的园子里,虞氏坐在树荫下藤编的椅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团扇。

甄妙穿了件利落的碧色骑装正蹲着马步,虽同样躲在树荫下,鼻尖冒出的汗珠却如珍珠一样不停滚落。

“大嫂,我还不累。”甄妙扬着脸,冲虞氏灿烂的笑。

虞氏站起来,手下意识的抚着微隆的腹部向甄妙不紧不慢走来。

看着甄妙认真的模样笑着摇头:“四妹,你刚练不久,过犹不及,这蹲马步是根基功夫,当循序渐进。”

虞氏怀孕已经过了三个月,没了厉害的妊娠反应,双颊丰腴,沐浴着阳光,显得气色极好。

这方面,虞氏是行家,甄妙闻言就直起了身子。

双腿站得发麻,她边揉边往藤椅那走:“大嫂,我先歇歇脚,您要是乏了,就让玉儿扶您回去。”

虞氏笑着走过来坐下:“我有了身子不敢用冰,呆屋里也是气闷,这树荫下倒是阴凉。”

看着甄妙发红的脸蛋,忍不住道:“四妹,恕我直言,练武呢,你这个年纪有些晚了,再说你是伯府的姑娘,也不必把自己累成这样,要是晒黑了肌肤,娘可会怪我的。”

“大嫂,我又不指望练成绝世高手,飞檐走壁的,只希望强身健体就行,那些日子一直躺在床上都怕了。”

自从知道镇国公世子那心比想象的还要黑,甄妙就开始琢磨了。

她对古代女人宅斗这种天赋技能实在是不大具备,想学总得有个过程吧,估计她还属于事倍功半那一类。

既然这样,不如选个实在的,先把身体练好了再说。

“这倒也是。”虞氏认可的点点头,“有个强健的身体还是顶重要的,我也幸亏底子好,才熬过前三个月。”

说到这里眉头一皱,有些迟疑的道:“也不知道娘如何了,我和画壁打听了一下,娘似乎很不开怀。”

婆婆这次行事虽有些冲动,但身为正室,虞氏显然是站在婆婆这边的,觉得公公实在闹得不像话了。

只不过子不言父过,何况她一个做儿媳的。

甄妙听了情绪也有些低落。

老夫人还没解了三老爷和三太太的禁足令,也不许他们这些晚辈去探望。

不用想也知道,温氏的日子是极难熬的。

“今儿个晚上是家宴,大嫂不如和祖母求求情,说不定祖母看在您有了她重孙的面子上,就松口了。”

老夫人定的规矩,每逢初一十五的晚上是家宴,几房人都聚在一起,而平时都是各自用饭的。

“这是自然,四妹放心吧。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收拾一下,去迟了不大好。”

甄妙起身相送:“大嫂慢走,我再略坐坐。”

见玉儿扶着虞氏缓缓远去,甄妙又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