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李氏这话一出口,屋里就是一静。

甄冰看着李氏急切的样子,眼都气红了,看也没看那素未谋面的表哥,拉着甄冰就到了老夫人面前:“孙女给祖母请安。”

二人同样是一一见礼,等轮到蒋宸这里,一个温和,一个冷淡,全然没有李氏那急切的样子。

老夫人那不悦就压了下去。

这种场合,到底是不好不留情面的训斥,至少这两个孙女的表现没丢了伯府的脸面。

蒋氏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李氏,嘴角勾了勾。

她当然明白李氏打得什么主意。

其实二老爷一直在外任职,将来仕途应是不错的,给侄儿做亲不是不可以,只是李氏这性子实在上不得台面,到底是庶女出身。

想着那位出身良好,气质高雅,当年处处压她一头的二弟妹,再看看小家子气尽显的李氏,蒋氏一时之间说不出是什么心情。

老夫人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天青色的细纱帘晃动,先是浅蓝色的马面裙漾起褶皱,碧波层层滑落,露出粉蓝色绣着鹅黄迎春的鞋尖,接着是素手拨开纱帘,三姑娘甄静走了进来。

她整个人都笼罩在深深浅浅的蓝色中,配着厚重的额发,小巧的下巴,整个人显得精致而沉郁。

甄妙视线不由自主的随着甄静走。

她已经有日子没有见过甄静,只恍惚听说她的亲事定下了,是今科的进士,寒门出身。

甄静似乎感觉到甄妙的注视,微抬了眼帘,与她的视线飞快碰了碰,接着是中规中矩的请安。

不知为何,甄妙就觉得那目光令人隐隐发凉。

大夫人蒋氏不悦的拧了眉,沉声道:“怎么这时候才来?”

甄静低了头:“母亲见谅,做绣活忘了时辰。”

蒋氏还待再说,老夫人出声道:“好了。”

说着扫视一圈,问:“老伯爷呢?”

二老爷常年在外,大老爷今日有事未回府,三老爷又被禁足,说起来出席家宴的男性长辈就老伯爷一人。

立在老夫人身后的白芍有些犹豫。

“说吧。”提起老伯爷,老夫人习惯性的抚了一下额头。

“呃……婢子派人去请了老伯爷,回话说……说老伯爷去了太仆寺还没回来。”

“去太仆寺?”

白芍神情更显为难,还是如实道:“说是老伯爷新寻来的白鹅在园子里不知被何人打伤了,老伯爷情急之下去太仆寺找马医医治去了。”

室内明显一静。

老夫人嘴唇抖了抖。

这个老混蛋!

心里狠狠骂了一声,明面却不好说什么,只是问:“谁跟着老伯爷一起去的?”

“是平安。”

老夫人沉稳的又喝了一口茶:“那大家就等等吧。”

太仆寺的人,也该下衙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