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说是七夕,女儿会却是从下午便开始了。

大周王朝的京城很是繁华,今日更是格外的热闹。

甄妙坐在马车里缓缓行驶着,外面的人群鼎沸声不绝于耳。

她掀起素青薄纱的帘子悄悄往外看了看,感受着那种格外亲切的世俗味道,又无声的把纱帘放下了。

马车不疾不徐的驶过几条街,就在甄妙晃晃悠悠要睡着时,终于停了。

先是莲叶扶甄妍下了车,阿鸾扶着甄妙紧随其后。

另一边,甄冰三人也下了车。

入街口,站着检查的官兵。

甄焕领着一行人过去,出示了身份牌,依着惯例送了几角银子,就被客客气气的请了进去。

这不过是例行的筛检,以防那些普通百姓混了进去。

进了里面随处都可看到五城兵马司的官兵,甚至龙虎卫。

若是有人真的闹事,或是因着这特殊日子对小娘子有什么举动,这些人是不会客气的。

甄妙算起来已经是第三次来了,可那到底只是原主的记忆,没有亲眼见着痛快。

只见青石玉的地面,铺了足有两丈宽,两边栽种的全是高大的**树,叶子虽小却胜在繁茂,且一棵连着一棵,烈烈阳光就被割裂成细细碎碎的光点落在青石地面上,带来了一路阴凉。

此时正是**花开的时候,风一吹,一朵朵粉白相间的**花就簌簌而落,宛若玲珑的小扇子,还带着幽雅芳香。

“真美。”甄妙悄悄伸了手接住一朵,无声低喃。

一声嗤笑传来:“四姐,你可都是第三次来了,妹妹们才是第一次来,怎么倒显得反过来似的?”

这话,就是暗讽甄妙眼皮子浅了。

甄妙回了心神,完全无视甄玉的挑衅,笑盈盈的道:“这么美丽的地方,无论来多少次,我依然觉得很美,就像六妹妹,无论我看多少次,依然觉得是美人。”

说完也不再理会,一手提着裙摆,脚步轻盈的往前走了。

这样的美景,还有将要吃到的美食,她是呆了傻了,才和一个十二岁的小丫头拌嘴皮子呢。

留下甄玉又气又恼,偏偏又寻不出甄妙的错处来,只得狠狠揉了帕子。

甄冰拉了拉她,声音极低:“六妹,好好的,你又惹四姐作甚?”

“我,我就是看不惯!凭什么啊,她做了那种事,还活得嬉皮笑脸的,反倒是无辜受累的三姐,现在都憔悴成什么样了!”

要说甄玉喜欢甄静,那还真谈不上,嫡女骨子里对庶女总会有一股轻视。

但这不并妨碍她同情她,特别是罪魁祸首还是自己讨厌的人。

甄妍不知何时到了二人跟前,一双大眼扫着甄玉,同样声音很轻,却掷地有声:“六妹,我倒不知四妹做了哪种事了,让你一个做妹妹的天天横挑鼻子竖挑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