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昭丰帝皱了眉,打量着方柔公主。

方柔公主被昭丰帝看得不自在,拉了他的手撒娇:“父皇,您就答应儿臣嘛。”

“方柔,你怎么有这种想法?”

“儿臣觉得无聊啊,天珵表哥功夫厉害,能保护我,还能陪我玩——”

“他一个男子,能陪你玩什么?”昭丰帝打断方柔公主的话,看向蒋贵妃,“阿云,方柔已经十岁了,也该招伴读了,早点收收性子也好。”

不着痕迹的把方柔公主的请求推了。

罗天珵年纪虽不大,却是个可造之材,他留着还有用的,怎么能给女儿当贴身侍卫。

“是,臣妾明白。”

“伴读?”方柔公主满是意外。

她前面几个姐姐,都是自八岁时就招了伴读,她八岁那年生了场病,伴读的事就耽搁下来,没想到父皇今日提出来了。

有了伴读,就不能随便溜出宫了,也不能常去找天珵表哥了吧?

方柔公主想到这里,满肚子怨气,迁怒的瞪了甄妙一眼。

甄妙垂下眼皮,隔绝了公主愤怒的视线。

公主神马的,真是刁蛮任性的小破孩!

甄妙正腹诽着,就听方柔公主道:“父皇,儿臣要她当我的伴读。”

昭丰帝和蒋贵妃顺着方柔公主的手指望去,看到了眼观鼻鼻观心的甄妙。

感受到众人火辣的目光,甄妙错愕抬头,正看到方柔公主指着她。

甄妙差点昏倒。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她好端端站着,就祸从天降了?

“父皇,您看,她,她还不愿意勒!”

其实甄妙只表现出了错愕,嫌弃之类的表情还没来得及表现,却禁不住方柔公主有意找茬。

“甄四,你不愿意?”昭丰帝声音听起来云淡风轻,却有一种迫人压力。

他当然知道甄四这个年纪当伴读是不适合的,但给自己最宠爱的公主当伴读还不愿意,他也不痛快。

“民女,民女明年就嫁人了。”甄妙说了句傻话。

昭丰帝差点笑出声来,心里的不快烟消云散,面上又拼命端着严肃的表情,意味深长的道:“看来甄四姑娘,很着急嫁人啊。”

“婚期是家中长辈定下的。”甄妙没揣测昭丰帝言语中有什么深意,一脸郁闷的道。

若是昭丰帝出言解了这桩婚事,那正好。

她已经有了六百两银子和不少贵重首饰,再加一笔卖巧果花瓜给方柔公主的银子,依靠着建安伯府过活应该是不成问题了。

虽说这样可能活得艰难些,最难的是要禁得住世俗眼光,总比嫁过去,那疯子随时想要她小命的好。

看甄妙一脸郁闷的模样,罗天珵偏偏又是昭丰帝重视的,昭丰帝起了促狭之心,笑吟吟的道:“呵呵,既然是这样,那也不能强人所难。呃,今日是罗天珵当值,交了班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