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甄妙把第三、四层的首饰一挑拣,里面就空了许多。

至于第一、二层的物件,因为是幼时用过的,或多或少都有着纪念意义,并没动。

“阿鸾,回头你把首饰柜子里的物件重新登记造册吧,呃,对了,把老夫人昨儿个赐的那套金镶玉的头面放在第五层吧。那个贵重又压人,我这个年纪还戴不起来。”

“姑娘前日带回来的那些首饰呢?”阿鸾问。

“把那蓝水飘花的翠镯子也放进来,其他的我有安排,先放在匣子里就是了。”

以后每隔十日就要进宫一趟,总有撞见初霞郡主的时候,被她看到自己戴着她的镯子,那不是拉仇恨么。

剩下的首饰,姐妹们添的彩头自然要还回去的,至于赢来的那些首饰,虽然还算不错,却也没有太特别的,等姐妹们一人挑一件,剩下的偶尔戴戴也行。

“行了,你们都先去做事吧,让雀儿和小蝉去请二姑娘、五姑娘、六姑娘过来。”甄妙抬脚离开了西厢。

回房略坐了片刻,甄妍就进来了。

“二姐,你快坐。”甄妙拉着甄妍坐下,让她看那些首饰。

甄妍伸手点了一下甄妙额头,取笑道:“我的好妹妹,快收起你那暴发的样子。”

甄妙笑眯眯的没有回嘴,把那对赤金扭丝镯子塞到甄妍手里。

甄妍笑道:“四妹,幸亏你争气,我还以为这对镯子肉包子打狗了。”

“打的是狗,只是这镯子不是肉包子。”甄妙眨眨眼。

甄妍掩口笑了起来。

看着笑靥如花的甄妍,甄妙忽然有些伤感。

这么美的二姐,马上就要成为别人的新娘了。

“二姐,这些首饰你喜欢哪些,随便挑。”甄妙收敛了情绪,笑道。

甄妍淡淡看了那些首饰一眼,并没有露出寻常女儿家的兴奋之色,挨着甄妙坐下道:“四妹,你给我说说这次进宫到底遇到了什么情况,每隔十日进一趟宫,又是怎么回事儿?”

甄妙没有瞒着甄妍的打算,把进宫的事说了一遍。

甄妍听了脸色微沉:“这么说,皇后娘娘、蒋贵妃、方柔公主,都对你隐隐有些敌意了?那六皇子,举止还有些轻浮?”

“是吧。”甄妙耷拉着脑袋道。

这次进宫总共遇见五个天家贵人,居然有四个都看她不顺眼,难道是自己当时忘了把人品一起带去?

甄妍忍不住揉了揉甄妙的脑袋,给她分析:“皇后娘娘对你有敌意,倒是好理解。赵皇后疼侄女,那是出了名的,七夕女儿会上你相当于踩着赵飞翠扬名,她不记恨才怪。”

赵皇后无子,原本有个女儿和赵飞翠一日生的,养到三岁连封号还没来得及有就殁了,自此就移情到赵飞翠身上,赵飞翠算是自幼在皇宫长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