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看着甄建文面沉似水、神情阴翳的样子,蒋氏心中冷笑。

真当她是傻的,看不出为了个庶女巴巴跑到她房里来,就打着让他的宝贝庶女今日出门的事情呢。

某些机灵人以为她是糊涂的,以为她不知道世子宠爱小妾庶女,对她格外的尊重是为了给小妾庶女谋好处。

呵呵,真是笑话,她好歹是名门望族出来的,男人这点伎俩还看不出么?

既然他愿意给她尊重,给她体面,她干嘛不接着。

不过是个庶女,又没记在她名下,再怎么谋好处,不过是想嫁得体面点罢了,她何必为了这点小事和世子硬着来。

至于岚姨娘,一个奴才罢了,平日当个玩意儿摆着,若是真的给她添堵,就是提手卖了又能怎么样?

世子还会为了这个把养育了一儿一女的嫡妻休了不成?

就是世子犯浑,老夫人的拐杖也是不答应的。

这下好了,他的宝贝庶女一出门就捅出天大的窟窿来,把世子的脸打得啪啪响。

真是……解气。

蒋氏莞尔一笑,垂了眼帘,端起花梨木桌案上的热茶抿了一口。

甄建文回头见到蒋氏在喝茶,有些郁闷。

他这里急得跳脚,蒋氏倒沉得住气!

不由开口:“蒋氏,今儿个这事,你想好了章程没有,现在不着急,静儿若是找不回来传了出去,那就完了!”

蒋氏暗暗扯了一下嘴角,心中冷哼,现在知道着急了,问我章程了,早干嘛去了!

施施然站起来,亲自倒了一杯茶递给甄建文,柔声道:“世子便是再着急,心急上火的也于事无补。静儿失踪一事,是在去了葡萄园后。浩哥儿也是个稳妥的,发生了这事,悄悄寻人不成立刻就回来了,消息一时半会儿的还传不出去。”

甄建文听了,悬着的心稍微好受些。

蒋氏接着道:“世子放心,随浩哥儿出去的几个家丁小厮,妾身早已派人堵了他们的嘴,等事情过去,远远打发到庄子里去就是了。再者他们的老子娘都在府里,轻重他们也是明白的。”

听着蒋氏不急不缓的娓娓道来,甄建文不由想到岚姨娘知道这事后,哭得梨花带雨的脸。

到底是丫头出身,平日觉得是千伶百俐的解语花,真的遇到大事,就远远不及蒋氏了。

看着蒋氏依然是那副端庄沉稳的样子,以往觉得没甚趣味的,此时甄建文心中却一热,不由握住了蒋氏的手。

以往,是他想左了。

丫头再美再俏,也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他乐得消遣就是了,若是太上心,那就是糊涂了。

这不,一直看着好好的静丫头,就闹出这么件大事来么,到底是姨娘养的,把孩子耽误了。

“世子。”蒋氏脸微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