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宸……宸表哥,你吐血了,你也要死了吗?”涵哥儿愣了一下,吓哭了。

蒋宸自己也骇了一跳,那隐秘晦涩的心思直接坦露在旁人面前,哪怕只是个孩子,也足够他羞愧无措。

从没经历过情事的少年有些慌乱的用袖子擦掉嘴角血迹,勉强冲涵哥儿笑道:“涵哥儿,我没事。”

“可是,可是你吐血了啊,我要去告诉娘,娘不是要找好多好多大夫来吗,正好给宸表哥分一个。”

涵哥儿说着转身就要往外跑。

蒋宸羞得脸通红,一把抓住涵哥儿道:“涵哥儿,我真的没事!之所以吐血,是因为……是因为前些日子中了蛇毒,身体还有些虚弱的缘故。把淤血吐出来,反倒是好事。”

“真的?”涵哥儿不解地瞪大了眼睛。

他不明白怎么吐血了反倒是好事了。

“真的。”蒋宸强自恢复了镇定,哄道,“所以这事,涵哥儿千万不要告诉你母亲了。你祖父和四姐姐都病着,我再给添乱,到时候你母亲该累坏了。”

“真的不告诉我娘吗?”涵哥儿还是有些迟疑。

“真的不能告诉,涵哥儿答应我,这事谁都不能说好不好,不然让别人担心,表哥会心里不安,心里不安,说不定就又会吐血了。”蒋宸温柔地哄着涵哥儿。

涵哥儿总算点头:“好吧,那宸表哥你要答应涵哥儿。千万千万不能死哦。”

“当然。”蒋宸淡淡笑了笑,嘴角的血迹衬得这个笑容格外凄艳。

等涵哥儿懵懵懂懂的走了,这才收了笑意,整个人倚在门框上,失去了力气。

好端端的,她怎么就病重了呢?

那日,不还做了藕夹和山楂糕给他吃吗。

转眼间,大夫竟然会说出无能为力这种话!

他不是涵哥儿那个半大孩子,当然明白这话代表了什么意思。

可是——他却连难过的资格都没有。便是伤心的样子,都不能被人看到!

蒋宸看着衣袖上淡淡的血迹,自嘲的笑了笑。

他才不喜欢订了亲的表妹呢。

他喜欢的……只是表妹啊。

无论她定没定亲,他都不小心喜欢了,怎么办?

蒋宸还是忍不住,抬脚向宁寿堂老伯爷休养的地方走去。

到了门口。深吸一口气,暗暗告诫自己千万不要露出异样神色。

自幼成名,十三岁中秀才,他一直活在族人的期待、世人的赞叹中,但他其实从不在乎这些目光和评价。

一直按着众人期待的样子走下去,不过是这样省心省力而已。

他不怕世人异样的目光。但他怕那份目光投注在他在乎的人身上,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甄焕正在给老伯爷擦身。见蒋宸站在门口,有些讶然:“宸表弟,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