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百灵,去送一送涵哥儿,天色不早了,别磕着碰着。”甄妙高声吩咐着,抱着画卷转身坐下,冲紫苏笑道:“蒋表哥不愧是读书人,真是多礼。”

说着解开带子把画卷慢慢展开,一副风吹竹林动的画面呈现在眼前。

“咦,这就是园子里的那片竹林啊,啧啧,画的可真像。”甄妙感慨着,目光移到那行清秀挺拔的小字上。

“山有木兮木有枝……”

短短的一行字,便再没了下文。

甄妙当场便呆住了。

她就算不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也知道这首著名的诗句。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悦君兮君不知。

那画卷拿在手里,顿觉火烧火燎的,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甄妙还在发傻。

心悦君兮君不知。

蒋表哥,他是何意?

紫苏不解,忙俯身把画卷捡了起来。

“我自己来!”甄妙急忙把画卷夺了过来,脸色通红。

紫苏已经看清了那行小字,人也怔住了。

蒋公子他,他竟然喜欢姑娘!

他怎么能!

看一眼甄妙满脸羞红的模样,紫苏整个人都不好了,阵阵眩晕。

老天,难道姑娘也心悦蒋公子?

那一日,他们在竹林,该不会私定终身了吧?

“咳咳。”甄妙打起呛来,慌乱的道。“蒋表哥,他,他定是拿错了……”

说着把画卷扔的远远的,爬上床榻用枕头盖着脸装睡。

紫苏反倒乐了:“姑娘,大热的天,您这是做什么,别悟出痱子来。”

甄妙活了两辈子都没遇到过这种事儿,真的是茫然无措,被紫苏从床榻上拉起来。一抬脚居然顺拐了。

紫苏一贯严肃的面皮抖了抖,再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紫苏!”甄妙恼了。

紫苏总算放下心来,看姑娘这样子,还没开窍呢。

这分明是又羞又怕,半点没有两情相悦的模样。

“紫苏。你不要笑了,好丢人。”甄妙咬唇道。

紫苏收起笑脸,严肃的道:“姑娘,这可不是丢人不丢人的事,您有婚约在身,万一传扬出去。那就麻烦了。”

“只,只有你知道。”甄妙说着。觉得脸烫得不行。

“没有不透风的墙,姑娘,这画万万不能留着,还是烧了吧。”

“烧了?”

见甄妙一脸犹豫,紫苏又觉得不好了。

难道姑娘真的对蒋公子有意?

不,不,应该是姑娘本来没往那方面想。见了这画上的字,才起了心思?

想想蒋公子温雅如玉的模样。家世好,又有才华,若真的把哪位小娘子放在心上,又有哪个小娘子能不动心的。

想到这不由暗恨蒋宸,他这是要害死姑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