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老夫人垂下眼帘,眼皮抖个不停,手微微颤着握紧雕刻着仙鹤图案的桃木拐杖,强行压下了怒火,再次求道:“这位公公,我家四丫头,实在病得太重,若是再挪动恐怕会不成的,求公公抬手,回去好生跟贵妃娘娘说说。”

蒋氏忙把一个荷包塞给传话太监:“公公的情,我们建安伯府定会铭记于心的。”

传话太监拿惯了的,一入手掂量重量,再看这荷包大小,就知道里面放的是金子没错。

暗暗惋惜的叹了口气,把荷包往外一推,皮笑肉不笑的道:“咱家可不敢当。老夫人,世子夫人,想来你们也是知道贵妃娘娘的分量的,且甄四姑娘本就定好了按日子进宫去陪方柔公主,今儿是头一天,怎么就称病不去了?方柔公主可是皇上最疼爱的公主,惹她不开心,将来——”

蒋氏暗暗咬牙,面上却没有反应,只悄悄瞥了老夫人一眼。

老夫人眼帘微抬,给了她一个隐晦的眼神。

蒋氏先是一怔,心念急转,随后脸色一变,冷声道:“公公这话我们伯府却是不敢当了。让我们四姑娘定期进宫,是皇上定下的,我们伯府就是有一千个胆子,也不敢让她称病不去。公公这话,是说我们建安伯府藐视皇权,欺瞒皇上吗?这个罪名,我们伯府可不敢当!”

传话公公见惯了笑脸,哪被当家的夫人这样说过,当下就恼了。一拂衣袖,声音由于激动显得格外尖利:“哟,这话咱家可没说过,至于贵府到底有没有这么做,咱家就不知道了,只好让皇上和贵妃娘娘定夺。”

“我家四姑娘,真的病得起不来床,公公就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吗?”蒋氏怒道。

传话太监一声冷笑:“怜悯?咱家一个奴才,哪敢怜悯贵府姑娘。世子夫人。把甄四姑娘请出来吧。”

一直扶着温氏的甄妍悄悄攥了拳头。

皇室之人,实在是欺人太甚!

“你,你们这是要我闺女的命啊!我跟你拼了!”温氏挣开甄妍的手,往传话公公的方向撞去。

甄妍死死把温氏抱住,低声道:“娘,您冷静点。”

“冷静。我怎么冷静,你四妹都那样了,还要她进宫,不是要她命是做什么!呜呜,反正你四妹若是有事,我也不活了。那还不如今天拼了,一命抵一命。也算赚了!”温氏哭着使劲往传话太监方向挣扎。

传话太监皱着眉往后退两步,讽刺道:“哟,这是贵府的哪位夫人,竟是一副泼妇样子,咱家真是长见识了。”

蒋氏目光深沉的瞥了甄妍一眼。

甄妍心里一动,拼命抱住温氏,贴着温氏耳朵道:“娘。大伯娘那样做一定有深意的,您别一时冲动。坏了她的谋算。”

温氏挣扎的手一顿,甄妍继续道:“您想,大伯娘平时何等稳重,怎么会这样不管不顾的和宫中太监吵起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