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甄妙乘坐的是女眷出行常坐的油壁车,青幔四垂,白兰雕花,小巧轻快,不过行驶了一炷香的工夫,就到了宝华楼。

银楼伙计忙把甄妙引到了雅间里。

按惯例,富贵人家女眷买首饰,或是请了人去府里挑,或是夫人太太过来选,那才是大生意。

见甄妙虽带着两个丫头,却年纪轻轻,银楼伙计料想不过是哪家姑娘出来顽,买几件精致小巧又不算贵重的首饰罢了,便把那些小娘子们卖得好的首饰呈了上来让甄妙过目。

琳琅满目的首饰摆在一个垫着深蓝色细绒布的大托盘上,多而不乱。

甄妙捡起一朵牡丹吐蕊珠花来看,暗暗点头。

不愧是宝华楼出品,虽只是小玩意儿,却精巧无比,碎米珍珠攒的珠花栩栩如生。

“这珠花怎么卖?”

“三两银子。”伙计笑道。

若是往常,听到一朵小小珠花要价三两银子,甄妙早丢到一旁了,但她刚刚有了大笔银子,总觉得是笔横财,不花出去点儿心里不踏实。

兴致勃勃的选了几朵珠花,并一对石榴果耳坠,一对雪兔耳坠,一个金镶玉发箍放在一旁的托盘里。

想了想,又挑了一对小金球刻常春藤耳坠,两对三叶草金耳钉,四对扭丝银耳环。

见甄妙停下,伙计甚有眼色的道:“姑娘,您挑好了,小的给您装起来吧。”

说着飞快扫了托盘一眼。心里默算:“呃,刚好是五十两银子。”

五十两银子!

青鸽眼睛都直了,呆呆看了甄妙一眼。

阿鸾倒是一脸平静。

伙计心里有些打鼓,这小娘子,该不会没带这么多银两吧。

“先不急,有没有更精致些的,最好是成套的?”

“姑娘要成套的首饰?”伙计有些迟疑。

在宝华楼做事,见的富贵人多了,像甄妙这样年轻的小娘子来买成套贵重首饰的虽不多。倒也不是没有,见她一脸平静,很快满脸堆笑道:“自然是有的,烦请姑娘移步。”

甄妙被引进了一个更宽敞雅致的房间,换了一个面貌端庄的中年妇人接待。

“奴家姓张,姑娘称我张七娘就成了。”

甄妙暗道这宝华楼确有独到之处。

买贵重首饰的往往是大家的夫人太太。需要精挑细选,花费时间长,自然不乐意和男子打交道。

而随便买些小首饰的客人,便无所谓了。

“麻烦你,帮我拿些成套的头面看看。”

“姑娘是打算自戴,还是送人的?”张七娘轻启朱唇。声音柔和婉转。

甄妙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才道:“送人的。”

“那是送长辈还是平辈呢?”张七娘又问。

“是家姐要出阁了。送她的新婚贺礼。”

“这样啊。”张七娘沉吟一下,起身转去屏风后面,片刻转回,手里托着一个花梨木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