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宁坤宫金箔贴壁,玉柱雕凤。

赵皇后今日穿了一身月白宫装,看着和她的气质有些相左,眉宇间的疲惫哀伤更是令姿容黯淡了几分。

大宫女初雪站在赵皇后身后,替她按摩着眉骨。

“初雪,别按了,把镜子拿来。”

初雪捧来一面一尺长短,背面镀着玫瑰藤的西洋镜。

赵皇后睁了眼,对着镜子打量自己的脸。

雪白无瑕的肌肤,明艳的五官,眼角的纹路淡得几乎看不见。

说起来,她看着并不比蒋贵妃显老。

可是皇上,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在宁坤宫多留宿呢?

她是皇后!

如今,哥哥突然去了,偌大的侯府,她又能否帮侄儿撑得起来?

纤细的手指缓缓滑过镜面,赵皇后叹了口气:“收起来吧。”

“娘娘,您节哀。”初雪默默收起西洋镜,轻声劝道。

赵皇后抚了抚额:“本宫明白,这个时候,谁都能倒,本宫不能!”

“娘娘,甄太妃求见。”水晶宫帘挑起,大宫女晚霜走了进来。

“甄太妃?”赵皇后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想了想,还是道,“请她进来。”

说起来,对建安伯府,她并没有什么好感,但是甄太妃的脸面还是要给的。

宫中的老太妃不多了,甄太妃和太后相处的还不错,且对六皇子有过救助之恩。

六皇子虽没有母族支持。但皇上对他还是可以的,封王是迟早的事。

身为皇后,太子不是自己所出,且无子,性子直爽如赵皇后也被磨平了许多棱角。

一个深衣宽袖的女子款款走了进来。

说是女子,是因为乍一看,根本看不出来人的实际年纪,只觉得容光逼人如皎皎月光,令人望之生惭。

她走起路来环佩不响。步履从容,明明是端庄大气的风度,却偏偏给人步步生莲的美感。

待走进了,才看到女子的眉梢眼角已经有了岁月的痕迹,并不显老,反而多了种年轻女子没有的韵味。

每见一次甄太妃。赵皇后就会感慨一次。

若是甄太妃生在这个时候,哪还有蒋贵妃什么事!

“太妃怎么得空过来了?”赵皇后起身迎了上去。

“我是有事来求皇后了。”甄太妃笑道。

“太妃快请坐,说什么求不求的,不知是何事?”

甄太妃敛了笑,神情有些萧索:“我听说昨儿个京城不太平,家兄至今重伤昏迷。心里实在忧心,想找皇后娘娘讨个情。传建安伯老夫人进宫来见一面。”

太妃虽是长辈,想传召宫外的人却是不能的。

整个皇宫,除了太后,就是皇后和蒋贵妃有这个权利了。

蒋贵妃那,却是昭丰帝特许的。

听甄太妃这么说,赵皇后面露凄容:“太妃说的是,是该召来见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