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多谢二舅母赏。”甄妙曲膝道谢。

焦氏隐隐的担忧终于放下。

她真怕这位外甥女当场给她难堪……

焦氏想起了那一年,温氏带着甄妍甄妙姐妹回去,婆婆纪氏给了姐妹二人一人一个小金佛。

那金佛虽小,却是当地有名的寺院开了光的,总代表了长辈一片实心。

大姑娘甄妍是个懂事的,一脸感激的收下,当时就挂到了脖子上。

这位二姑娘却撇了撇嘴,随手丢给了丫鬟拿着。

婆婆当时的难堪,她可是感同身受。

随着温家的落没,这种没有明言却无所不在的轻视他们早已不知遇到了多少,可是嫡亲的外孙女儿这个样子,也难怪婆婆格外难受了。

直到温氏带着两个女儿离开好些日子,婆婆想起此事仍心情郁郁,连带的她们两个做舅母的,想起这位二姑娘也是只得苦笑。

这镯子,已经是她为数不多能拿得出手的首饰了。

温雅琦目光牢牢落在甄妙手上的金镯子上,暗暗扯了扯裙边。

温雅涵警告的瞪了她一眼,随后站起来,拿出一个绣工精致的香囊:“二表妹,这是我闲来做的小玩意儿,你别嫌弃。”

温雅涵已经有十七岁了,个子又高挑的,更显得成熟。

甄妙接过香囊,真心实意的夸赞:“三表姐绣工真是好,你真该早些来的。”

甄妙并没有说违心话,伯府里,除了甄静就属她的绣工最好,可比起温雅涵绣的香囊来,还是差了一截儿。

而温雅涵手指上那些针眼儿,也被甄妙看在了眼里。

这位三表姐,定是日日针线不离手的。

富贵人家的姑娘,女红是必不可少的功课,就比如琴棋书画这些,多少总要会一点,免得有些场合拿不出手去。

但像温雅涵这个年纪了,女红肯定不是学了一两天,手上还有深深浅浅的针眼儿,就有些不寻常了。

除非——是以此为生的绣娘。

甄妙心里隐隐有了猜测。

这位三表姐,恐怕是靠着做些绣活儿来补贴家用了。

“呃,早不早来,有什么关系?”温雅涵浅浅笑着。

心道若不是母亲硬拖着,这一趟,她都不想来的。

见惯了逢高踩低,又何必凑上来让人往心口捅刀子。

“三表姐早点来啊,我二姐可不就有帮手了,省得她日日发愁。”甄妙笑道。

温氏嗔甄妙一眼:“妙儿,哪有这样说自己姐姐的。”

甄妙抿着唇笑:“娘,二姐呢?”

“前些日子惦念你祖父和你,也没心思做事,这不马上出阁了,闷在屋里赶着绣被面呢。”说到这,温氏也忍不住笑了。

长女要出阁,幼女又平安归来了,一时间,她心情大好。

焦氏是个有眼色的,知道甄妙才从宫里回来,母女二人定有许多话要说,闲叙了几句话就起身告辞:“三妹,昨儿到时已经晚了,还有许多东西没收拾好,我先带她们两个回去收拾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