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甄妙虽然困惑,到底不可能找罗天珵问个明白,就安心的呆在甄太妃处养身体。

养身体,最关键的就是吃食。

甄太妃细心周到,知道身子极弱的甄妙吃不得大油大荤,顿顿都是各色的粥品。

甄妙喝一口粥,心中叹息。

这些清粥肉粥的,是挺滋补身体的,只是口味实在一般啊。

这对于吃货来说,实在有些痛苦。

“妙丫头,可是有什么心事?”甄太妃见甄妙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终于忍不住问道。

心想经历了这么多事,这丫头心里想的多了也是正常的。

甄妙听甄太妃这么问,可算是把心里话说了出来:“太妃,我觉得这粥,要是再加上一点碱,味道说不定会更好的……”

甄太妃……

又养了两日,到了早上,有宫女端上了一盏羊乳。

闻着那膻腥味,甄妙眉头都皱在一起了。

经过这几日的相处,甄太妃对甄妙的那点成见淡了许多,说话便亲近了些:“妙丫头,你可别皱眉,这羊乳是最滋补人的。前两日怕你肠胃太过虚弱消化不了,现在你恢复了不少,从今日起,早晚要喝一盏羊乳补身。”

“好膻!”甄妙抿了抿春。

甄太妃总是一副温雅的样子,语气却是不容置喙的:“妙丫头,羊乳润心肺、补肺肾气,对恢复体能大有好处。最适合现在的你吃不过的。也就是宫内,这个时节才寻得到羊乳。你可别耍孩子脾气,就当是吃药好了,良药苦口。”

甄妙笑笑:“太妃,我不是不喝,是觉得它太膻了。”

“羊乳可不就是膻的么?”甄太妃有些头疼了,训道,“一个女儿家,该娇气的地方要娇气。不该娇气的地方,半点也娇气不得。”

甄妙听得云里雾里的。

甄太妃继续道:“什么时候该娇气呢?比如做女孩时,父母兄长训了你,甚至打骂了你,你非要硬着来,这就是不对的。这个时候就该娇气点,撒撒娇事情也就过去了。谁家养女儿养妹子都是想养一个娇娇女,不是养一个臭石头。”

说到这甄太妃扶扶鬓角,接着道:“再比如出阁了,这男人啊,天生就不懂女儿的心。有的事他做得让你不痛快了,不代表他就想让你不痛快。或者他认为你没有那么不痛快。这个时候,你就要娇气点,觉得不痛快的地方要表达出来,只要这个男人是有点心的,时日久了那些让你不痛快的地方自然就慢慢改了。你若是不说,他自然觉得没什么,等新婚的新鲜日子过去了。以后只会做的让你越来越不痛快。到最后爆发了,你觉得委屈。他觉得你无理取闹,可不就成了怨偶。”

甄妙听得眼睛晶亮,这姑祖奶奶,简直是神人啊。

“那什么时候不能娇气呢?”甄妙忽然有了求知若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