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锦言,你快说‘姑娘您回来啦!’”小蝉急得跳脚。

她好不容易不用看炉火了,改为照顾锦言,结果锦言成了个地痞!

那她以后恐怕连看炉火的差事都轮不到了。

锦言看也不看小蝉,亲昵的啄啄甄妙头发:“美人儿,我可想你啦!”

甄妙被啄散的头发随风飘啊飘,真有种风中凌乱的感觉。

小蝉都快哭了:“姑娘,真的不是婢子教的啊!”

甄妙看着一排貌美如花的丫鬟,抽了抽嘴角:“无妨,锦言就爱说实话,进屋吧。”

众丫鬟……

坐在玫瑰椅上,百灵捧了香茗来。

甄妙吩咐道:“青鸽,去一趟宁寿堂,和白芍说一下,把我从宫中带回的包袱拿过来,并请她一道过来。”

“是。”青鸽领命出去了。

甄妙又看了看四周。

桌椅床柜俱是一尘不染,看来她不在的这些日子,丫鬟们并没有懈怠。

满意的点点头,吩咐百灵:“遣几个人,去请二姑娘、五姑娘、六姑娘还有两个表姑娘过来。”

甄妍和甄妙都是三房的姑娘,两人的院落离的也近,不多时就先到了。

一进屋,就过来挽了甄妙的手,上上下下打量着她。

“好姐姐,你放心,我没少块肉。”甄妙笑道。

“那就好。”甄妍坐了下来。

“倒是二姐,看着清减不少。”

姐妹二人说着话。其他人陆续到了。

甄妙忙招呼众人坐下,把青鸽带回来的包袱解开,打开里面的匣子:“临出宫时,皇后娘娘赏了些珠花绢花,姐妹们一人挑几支。”

温雅琦眼睛都移不开了,盯着满匣子的珠翠发呆。

“四姐进一趟宫,倒是收获不小,那妹妹就不客气了。”甄玉率先站起来,过去挑选。

甄妙还在宫里时。赵皇后就给了不少赏赐,直接送到了伯府里,现在这匣子珠花,就是赏给小姑娘们戴着顽的了。

说不上贵重,却胜在精致新巧。

甄玉挑了一串紫丁香的绢花,看着跟真的似的。又挑了一朵珍珠攒的珠花。

甄妙拣出一朵酒杯大小的栀子花,簪到甄玉发间:“这个挺适合你。”

甄玉别扭的皱了皱眉,又忍不住问甄冰:“是么?”

“嗯。”甄冰点点头,神色却有些不济。

“五妹怎么了,没睡好吗?”甄妙有些纳闷。

甄玉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甄冰一眼,道:“五姐没事。”

甄妙便不好再多问。招呼温雅涵姐妹来挑珠花。

温雅琦立时站了起来,温雅涵扫她一眼。随后对甄妙道:“多谢二表妹了,我和妹妹那还有,尽够戴了,这些表妹自己留着吧。”

甄玉看不惯的撇了撇嘴。

温雅涵仿若未见,脸上挂着客套的浅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