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赵飞翠吓得尖叫起来。

初霞郡主颤巍巍的握着匕首,举到胸前。

“千万别站起来!”甄妙低喝了一声,身子往井壁靠去。

二人见状,忙跟着照做。

赵飞翠吃痛,可是连尖叫的勇气都没了,挣扎着挪动到井壁,无声哭泣起来。

蒙面人探头俯视着她们,声音冰寒充满杀气:“哪个是郡主?”

三人互视一眼,时间有短暂的凝滞。

不耐烦且充满杀意的声音再次响起:“哪个是郡主?”

三人依然沉默。

就见黑衣人忽然举起手中尖刀往井口刺下,冰冷声音直戳三人心口:“若是不说,那你们就一起作伴吧!”

“啊,不要!”赵飞翠捂着脸大喊起来,手胡乱指着:“是她,她是郡主!”

气氛一片死寂,赵飞翠指的,刚好是甄妙和初霞郡主中间的方向!

“到底是哪个?”蒙面人追问,声音听起来更加冰冷,毫无温度的目光落在初霞郡主和甄妙身上。

赵飞翠满脸涕泪,手指伸出不停抖着,最终指向甄妙:“是她。”

此话一出,初霞郡主蓦地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喊道:“你,你,我……

那边甄妙眼前一黑,身子腾空而起,再睁眼,已经到了上面。

“我才是郡主。”初霞郡主后面的话终于磕磕绊绊的说了出来。

可是上面已经没有了动静。

初霞郡主死死瞪着赵飞翠。

井下一片沉默。

许久,就听啪的一声。初霞郡主扬手打了赵飞翠一个耳光。

蒙面人一走,那股令人窒息的杀意跟着褪去,赵飞翠恢复了胆子,捂着脸大叫:“初霞,你,你为什么打我,要知道,是我救了你!”

啪得一声,赵飞翠另一边脸也肿了起来。

初霞郡主高仰着头。神情怔忪:“对,是你救了我。可你让我觉得自己很无耻!”

她觉得心里好乱。

那种绝境下,她居然活了下来,可她之所以活下来,是因为杀手抓错了人!

两个耳光打得赵飞翠已经披头散发,听了初霞郡主的话。双手猛摇着她的肩膀:“初霞,你给我醒醒吧,什么无耻,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初霞郡主回神,冷笑起来:“可是我们活着,她死了!”

听到这。赵飞翠眼中飞快闪过羞愧,可随后硬着头皮道:“不是她死。就是你死的,初霞,难道你不想活着吗?况且,你,你不是一直讨厌她吗?”

初霞郡主咬唇盯着赵飞翠,直到她心虚的低下头去,才一字一顿道:“赵飞翠。她救了你。”

赵飞翠头垂的更低了,手死死绞着衣服不说话。

初霞郡主气势一松。再忍不住哭了起来:“我是讨厌她,可我从没想过要她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