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呃,我喜欢看很多这方面的书啊,看完了还会试一试。”甄妙笑眯眯的道。

甄太妃不由皱了眉:“女孩子家家的,怎么一副心思都放在吃上?”

甄妙笑着没有做声。

反驳长辈,没有这个必要,她只要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就好了。

比如太妃对女子容貌的极端追求,在甄妙看来就没必要。

她更喜欢简单自然点的日子。

有一句话甄妙深以为然:没有皱纹的祖母是可怕的。

她只要在每个阶段过好那个阶段该过的日子就好了。

甄太妃仍旧在说:“这吃也是有讲究的,有些东西味道再好,可吃下去或是于皮肤有损,或是藏毒于体内。只图一时口腹之欲,将来便有后遗之症了。”

甄妙满眼泪的听着。

心道姑祖奶奶,照您这个活法,就是让我活成千年老妖精,咱也不干啊!

许是甄太妃宫中寂寞,虽披着一张美人皮,着实到了含饴弄孙的年纪,遇到有血缘关系又朝夕相处的后辈,话就多了起来,时不时的就讲些道理给甄妙听。

甄妙姑且听着,态度是极好的。

甄太妃在深宫活了一辈子,有的话确实极有道理的,但有些看法,甄妙并不认同。

但对甄太妃,她是尊重的。

养病的日子过得很快,当甄妙脸上已经有了红润时,已经到了七月底。离甄妍出阁的日子没有几天了。

甄妙心里猫爪似的,甄太妃再次过来时,提出了请辞:“太妃,这些日子多亏您照料,我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一直留在宫中也不大合适,妙儿想今日就去给皇上和皇后娘娘谢恩,回伯府了。”

“等后日再走吧。”甄太妃神色淡淡。

甄妙虽有些纳闷,却也没深想,乖乖点了点头。

甄太妃对甄妙的即将离开并没有太多留恋。深宫中的女人,要是不习惯寂寞,她坟前的草恐怕长得老高了。

接过宫女递过的羊乳抿了一口,舒适的眯了眼睛。

这味道,真是比以往强太多了。

如果说以前她是把羊乳当成养人的药,硬着头皮喝下。现在则完全是一道佳饮了。

等甄妙把羊乳喝完,甄太妃也放下了手中的碗,重新用薄荷水漱了口,拿丝帕按了按唇角:“妙丫头,你在这儿住了这几日,也是你我的缘分。姑祖奶奶看得出来,有些话你并没记在心上。这也无妨。各人有各人的活法。”

甄妙有些赧然。

甄太妃这样的人物,哪里看不出她的心思呢。

不过让她为了讨好而刻意做出感兴趣的样子,她是办不到的。

见甄妙一双清明眸子带了点羞赧,甄太妃叹口气:“你这丫头啊,生了一双好眸子。这样吧,我教你个锻炼眼睛的法子。养一缸彩鱼儿,每日日初和日落各花一刻钟。专注盯着鱼儿游动。平日看书习字若是累了,也可以如此。这样练上数年。你就知道其中的妙处了。就是到老了,也不至于变成鱼目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