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太后的目光落到甄四身上,见她衣衫松散,显得整个人格外单薄,手中还捏着个湿嗒嗒的腰带,越发不喜。

“你便是建安伯府的甄四?”

“民女正是。”

“不是病了么,好端端的怎么出来游湖?”

甄妙心底叹口气。

她完全是祸从天降啊,不过是在太妃庭院内透了口气,就遇到了前去拜访的太子妃,被硬拉着来了御花园。

想到这里心中懊恼,还是太大意了,自己身份低微,面对太子妃的邀请无法拒绝,若是老老实实呆在室内,有太妃在,替自己挡一下,想来太子妃也不会驳了太妃脸面的。

事已至此,懊恼也没用了,甄妙规规矩矩的磕了头,声音轻柔却坚定:“是民女思虑不周。只是初霞郡主落水时,公主可能太慌乱看岔了,民女绝对没有失手推初霞郡主落水。”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本公主冤枉你了?”

甄妙显得相当沉稳,声音冷静从容,就给人一种可信的感觉:“民女没有这个意思,想来是公主看错了。“

方柔公主猛的扭头看向太子妃:“皇嫂,你说呢?”

太子妃看向太后。

太后打量着甄妙,忽然道:“甄四姑娘,是甄太妃的嫡亲侄孙女吧?”

“是。”甄妙身子跪得直直的。

太后笑了笑:“难道有这份沉稳劲儿。”

甄妙垂头不语。

“舒雅,你来说。当时可是甄四姑娘不小心碰着了初霞?”太后看向太子妃。

太子妃施了一礼:“太后,当时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孙媳在船头,妹妹们在船尾,并没有看清楚。只是她们三人,确实是站在一起的。”

太子妃这话,真真是滴水不漏,却隐隐把矛头指向了甄妙。

若是初霞郡主醒来记得清清楚楚,那她也不算妄言。若是初霞郡主自己也糊涂着,那么——

方柔公主得意一笑。

太子妃的立场,早在甄妙意料之中。

最初的懊恼过后,她反倒格外的镇定。

不管怎么样,方柔公主也说是自己失手把初霞郡主推下去的,最差的结果也就是太后这么认定。

方柔公主想借着这件事让太后不喜自己。但其实,对于以后鲜少再会入宫的她来说,太后喜爱与否,真的没有这位公主想得那么重要。

像太后这样的身份,不喜一个年轻的姑娘冷淡着就是了。

呃,冷淡就冷淡吧。她又不入宫为妃。

甄妙自我安慰的想着,然后心平气和的向太后解释:“太后。当时虽然慌乱,民女能肯定自己没有失手碰到初霞郡主,是有缘由的。”

“呃,什么缘由?”

“民女能不能叫一个宫人一起演示给太后看。”

太后点点头,一个梳着飞仙髻的宫娥走了出来,站到甄妙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