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甄静在不远处站定,冲甄焕盈盈施了一礼:“大哥。”

甄焕皱眉:“三妹身子不好,怎么出来了,当心吹了风。”

甄静心里冷笑一声,也不辩驳,目光就落在甄妙脸上。

甄妙刚刚奋力的打桂花,脸上的潮红还未褪去,晶莹的汗珠挂在脸颊上,看着就有朝气。

甄静无声的勾了勾唇角。

真是羡慕呢。

明明是犯错在先的人,偏偏事后撒娇卖乖的,就没有人再怪罪了,既有了好亲事,还因为这门好亲事得了长辈的看重,能这么快活的活在阳光下啊。

可她呢,明明是被连累退了亲,只得嫁一个寒门小户,还是寡母带大的。

姨娘说的对,寡母当了婆婆,能有什么好?

嫁人,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

她不过是为了自己的一生搏上一搏,就像一只发了霉的老鼠被关起来了。

若是没有这个孩子,恐怕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光吧?

阳光,可真好。

甄妙看着弱不胜衣的甄静,心里就发凉,微微欠身一礼:“三姐姐。”

甄冰甄玉跟着行了礼。

甄静回了神,眸光在温家兄妹脸上落了落,稍微欠身:“我还有事,不打扰大哥和妹妹们了。”

竟是没再多言,转身走了。

真红色的斗篷拖曳到地面,随着走动隐约露出青色的裙摆,显得背影格外美丽。

“三姐看着很不一样了呢。”甄冰喃喃道。

“哼。”甄玉撇了撇嘴。

温墨言兄妹见甄家兄妹没有介绍来人的意思。识趣的没有多问。

甄妙恢复了笑容:“大哥,今日既然难得碰到一起,不如一起去祖母那里,我做桂花糕给你们吃。你把大嫂也请来啊。”

“你大嫂走动不方便,回头给她送去就是了。”

甄妙白甄焕一眼:“大哥,这你就不懂了,大嫂现在离生产还早,才要多走动走动呢。这样到时候就没那么辛苦了。”

“你一个姑娘家,懂得这些?”甄焕不满的看她一眼。

“呃。我不懂,是听太妃说的。”

太妃跟你一个姑娘家说这个?

甄焕很想问,终究不好随便说长辈,默默派了个小丫鬟去请虞氏了。

“二表妹,老人家喜静,我们就不去打扰了。”温雅涵拉着脸有不甘的温雅琦道。

说实话。这位表姐规矩懂礼,半点儿便宜都不肯占,甄妙却难以亲近起来。

但如今甄妍出阁,她身为主人,却是不能冷落了的。

“三表姐不了解祖母,祖母是最喜热闹的人了。要是我们都去了。只有你和四表妹不去,祖母要骂我的。”甄妙劝道。

“三姐——”温雅琦悄悄喊了一声。

见妹妹一脸乞求。温雅涵心中叹口气,到底点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