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二人并肩缓缓走着。

天高云淡,清风拂面,因为离得近,少女被风吹起的发梢甚至会拂动到男子肩头。

那些小娘子远远看了,只觉艳羡又难以心甘。

早知道这样算计,还能得了罗世子的宠爱,她们为什么不可以?

甄四,真是幸运的让人讨厌啊!

甄妙忽然觉得周身冷了点。

心道这男人,真会为她拉仇恨。

“那些你都不必在意。”罗天珵清澈的声音突然响起。

甄妙微微抬了头。

罗天珵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笑容:“很快,你便是镇国公府的女主人,所以大多数无聊的人,根本不必理会。”

这女人脾气不是那么好,他可不想听到哪天她又和谁打起来。

这一世,无论是他,还是他的妻子,至少在外人面前要无可挑剔,不要再落得身败名裂的下场。

他还做不到对她的信任和喜爱,至少外人面前,是能做到对她的尊重的。

而他的尊重,会为他们都减少很多麻烦。

甄妙狐疑的看着罗天珵的笑容,只觉这笑容假的让她想笑。

不过以后的日子,如果能维持表面的和平,她还是乐意之至的。

至少不用再担心哪一天,被蛇精病突然发作的未婚夫掐死了。

不对,难道他摆出这副柔情似水的样子,是为了以后万一失手对自己做个什么,方便洗脱嫌疑?

瞥见甄妙的警惕眼神,罗天珵嘴角挂的温和笑意僵了僵。

为什么这女人总有激起他怒气的本事?

“呵呵呵。”甄妙笑了笑,挪开了目光。

这时候还是不要挑衅好了,万一他当众给自己难堪,不也丢人么。

目光落到远处,惬意的叹口气。

真没想到永王府还有这么一个果园子,这时候正是瓜果压满枝头爬满地的季节。

他们站在这里。都能闻到阵阵果香,倒是比那些花香草香好闻多了。

然后甄妙眼睛蓦地睁大了。

那是什么!

“怎么了?”罗天珵挑了挑眉。

“我,我看到一只香瓜在跑……”甄妙呆呆的道。

罗天珵嗤笑一声:“甄四,你说什么胡话——”

呃。他也看见了!

那香瓜不但在跑,速度还挺快!

为什么每次和这个女人在一起,都有奇异的事情发生?

罗天珵忍不住多看甄妙一眼。

甄妙呆滞中多了一抹好奇:“罗世子,那个,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她觉得,要是不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恐怕以后她梦里都是这只会跑的香瓜了。

和罗天珵在水中向她伸出手的噩梦交替进行。

好可怕……

甄妙打了个寒颤。

罗天珵犹豫了一下。

二人是未婚夫妻,这样一起走走并不出格,可要是一起跑进果园子里,难免让人有些不太愉快的联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