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看一眼盘中菜,太后脸色微沉,目光落到甄妙那里:“甄四,这菜是你做的?”

昭丰帝则是看着两盘菜,眼中闪过玩味。

甄妙倒是一脸平静的施了礼,才道:“回太后的话,是民女做的。”

太后紧绷了嘴角:“那么,你能给哀家解释一下吗?”

甄妙没有那种把误会推向高潮再水落石出,从而让对方出更大丑的爱好。

毕竟对方是公主,真的不死不休,对她半点好处都没。

再者说,和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较劲,值得骄傲吗?

遂坦然而利落的道:“太后,这糖醋鱼和香酥鸡,不是真正的鱼和鸡做的——”

“太后和父皇面前,事实俱在,你还敢撒谎?”方柔公主尖叫道。

“方柔,注意你的仪态!”太后冷喝道。

“皇祖母?”方柔诧异的抬头,眼中满是不解。

明明是甄四犯了错,为什么皇祖母却责怪她?

太后心中叹一口气。

方柔,你要什么时候才能明白,你是公主,自有公主的规矩要守,至于别人,对错与你何干?

堂堂公主在意那些,本就落了下乘。

若是能够——

太后骤然想到一个人。

要是她能教导方柔一年半载,或许会脱胎换骨——

骤然起了这个心思,太后对这件事原本的处理打算悄然起了变化,面上却不动声色。

甄妙没有理会方柔公主的插言,继续道:“太后,华若寺乃是千年古刹,规矩森严,民女就是真的想要鱼肉做菜,又从哪里得来呢?”

“这还不简单,大殿后面就有放生池,说不准是那两个贪吃的和尚去——”

“方柔。住口!”一直没有做声的昭丰帝终于开口,威严尽显,“看来朕还是太纵容你了。罗卫长,等明日一早就派侍卫送方柔公主回宫。并对皇后说朕的吩咐,方柔公主三个月内不得踏出玉堂宫半步,抄写金刚经十遍!”

“父皇——”方柔公主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

昭丰帝却没看她,对坐在另一侧的主持明真大师道:“大师,方柔口出无状,还望见谅。”

明真大师道声不敢,目光却落在甄妙身上,目光难测。

方柔公主气的身子发抖。

为什么,每次遇到甄四,倒霉的都是她!

“父皇。儿臣不服。儿臣只是说了几句,您就这样责罚儿臣,那么甄四呢?她可是做了荤菜给寺里和尚吃!”

昭丰帝隐含失望的看她一眼:“那么,你就好好看着吧,保持你皇家公主的仪态!”

“是。”方柔公主再不敢吭声。委屈的咬了唇。

她倒是要看看,父皇和皇祖母,是怎么处置甄妙的!

“甄四,你说这鱼和鸡,不是真正的鱼和鸡做的,那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