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甄妙压抑着心头不安,提着裙角往宁寿堂走。

天已经转凉了,因在初霞郡主的生日宴上喝了几口果子酒,又和罗天珵一道捉了小刺猬,她脸颊还是红扑扑的,额头沁了细密的汗珠,被风一吹,就是一股冰凉。

如今天色黑得早,明明酉时未至,天就昏暗暗的,远处青云翻滚,沉甸甸的坠下来,无端让人压抑。

甄妙瞥了一眼宁寿堂端庄肃穆的黑色檐角,暗暗吸了口气。

月洞门旁,竟然没有守门的丫鬟。

反倒是几个小丫头站在青石台阶旁,凑在一起不知说着什么。

甄妙径直走了过去。

这才有小丫鬟发现,慌忙行了礼:“四姑娘。”

“白芍呢?”甄妙脚步没停,往里面走。

“白芍姐姐跟着老夫人去了青莲居。”小丫鬟神色不安的道。

甄妙只觉心咚咚跳了几下。

青莲居是大哥甄焕和虞氏所住的院落,如今正是将用晚膳的时候,老夫人不呆在宁寿堂,怎么会去了那里?

便是有事,也该是传唤人过来才是。

难道——

想到某种可能,甄妙脸色微变,沉声问道:“老夫人因为何事去了那里?”

自住进宁寿堂的碧纱橱,甄妙在小丫鬟们眼中性子是极好的,大多数时候都是笑眯眯的,出手还大方,所以她们这些人是顶喜欢这位主子的。

猛然见到甄妙沉脸的模样,小丫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好一会儿没说出话来。

“到底何事?”甄妙暗暗提醒自己莫慌,缓了缓语气。

“是,是大奶奶,她滑了一跤,发作了——”小丫鬟结结巴巴的说了出来。

“什么?”甄妙脸上血色一下子褪尽了。

虞氏至今怀孕不过七个多月,就发作了,那——

甄妙再顾不得其它。带着阿鸾和青鸽匆匆赶往青莲居。

宁寿堂离青莲居颇有一段距离,甄妙提着裙角跑得飞快。

一路上,竟是连下人都没遇到几个。

昏暗天色中,伯府静悄悄的。心中不安就如正在酝酿惊雷的乌云,越堆越多。

甄妙跑的更急了些。

脚尖一下子踢到一块石子上,疼的哎呦一声蹲了下来。

“姑娘,怎么了?”阿鸾忙蹲下身查看。

露在裙角外面的平底竹青色绣喜鹊登梅绣鞋,脚尖的位置快速渗出了一抹殷红。

那抹殷红越来越大,很快与绚丽的梅花融在一处。

“姑娘,您脚受伤了!”阿鸾小心翼翼的去给甄妙脱鞋。

甄妙摆摆手:“阿鸾,先别管它,快扶我去青莲居。”

“姑娘——”阿鸾迟疑了一下。

脚尖已经是流了血,若是不及时处理。等血渍粘到鞋面上,到时再取下恐怕要吃苦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