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五,五妹,这个,这个不是我们说怎么办才好就行的吧?”甄妙终于开了口。

甄冰睫毛颤了颤。

“蒋表哥他品貌出众,五妹心生好感也是正常的。”甄妙先安抚一句,省得少女羞愤欲绝。

果见甄冰脸色好看了许多。

甄妙继续道:“只是这婚姻之事,到底是由父母做主,五妹何不探探大伯娘和你母亲的意思?”

甄冰轻笑一声:“可是即便大伯娘同意,我又怎么能嫁给心悦四姐的人呢?”

“我也不能嫁啊。”甄妙摊摊手。

“四姐!”

本来旖旎伤感的气氛一扫而光。

“五妹你看,我和蒋表哥,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你现在还小,日日忧思这些有害无益。再说人心易变,没有经过深刻的相处,那些停留表面的好感,总会随着时间放下的。不信你试试?”

甄冰神情变幻莫测,还是不甘心的问:“那四姐呢,既然想的这么明白,当初为什么会——”

躲在花丛后的人身子站得更直了些。

甄妙叹一口气:“五妹,那次在竹林我就说过了,有的时候不顾一切的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不全是收获,更多的是教训!”

在这个年代,叛经离道的女子,下场悲惨的总是更多些。

五妹,希望你想明白这点才好。

甄冰起了身:“多谢四姐了,我想,我要回去好好想一想。”

冲甄妙屈膝一礼,招来贴身的丫头缓缓离去。

“姑娘,我们也回吧。”青鸽走到甄妙身边。

“嗯。”甄妙点点头。

阴影处,一个人走了出来。

“罗世子——”青鸽吓一跳。

“去那边等着,我和你家姑娘有话说。”

青鸽看向甄妙。

甄妙也从震惊中回了神:“去吧。”

青鸽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罗世子怎么在这里?”

罗天珵望着月色下光洁如玉的面庞,淡淡笑了:“不然怎么能知道,甄四姑娘觉得受到教训了呢?”

甄妙微微睁大了眼:“罗世子才知道吗。我可是落水那日,就知道了。”

明明是招惹在先,原主有了行动,却想置她于死地。她实在想不通这个男人莫测的心思。

提到那日的事,罗天珵一声冷笑:“甄四姑娘难不成觉得不该得到教训么?”

说着目光牢牢笼罩着甄妙,让她有种动弹不得的感觉。

“还是说,甄四姑娘觉得随便一个阿猫阿狗拉着我落了水,我都要欢欢喜喜的娶回家?”

甄妙也怒了:“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难道这阿猫阿狗,不是罗世子招来的吗?”

罗天珵猛然抓住了甄妙的手,面沉如水,一字一顿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甄妙盯着罗天珵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