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四姑娘!”阿绸见甄妙又被青鸽背过来,身边还跟了个眉目精致的小丫头,骇了一跳。

“老夫人呢?”

“老夫人刚刚沐浴过,已是躺下了。”

“劳烦阿绸姐姐去禀告一下老夫人,就说我过来了。”

“四姑娘——”阿绸诧异的看着甄妙。

“多谢阿绸姐姐了。”甄妙竟是摆明了要见老夫人的样子。

这下阿绸不敢再说什么,匆匆进去禀告。

很快就见里面灯亮了起来。

“四姑娘,老夫人叫您进去。”

甄妙点点头,由青鸽背着进去。

绛珠紧跟在后面,亦步亦趋。

老夫人斜靠在绛紫色的引枕上,见了甄妙脸色是端凝的。

显然也料到,明知她睡下还要进来,甄妙定是有事的。

尽管猜不透第二次过来的小孙女到底何事。

“祖母,孙女是得知了一件事,思来想去,觉得还是要报给您知晓。”

甄妙早就想把算计虞氏的黑手找出来,有了这线索,自然不想放过。

只是她也明白自己没有合适的人手,能力有限,这事到底还是要靠老夫人。

“什么事?”

甄妙示意绛珠把用素白绢帕包住的耳坠捧给老夫人看。

又把绛珠的话说了一遍。

老夫人听得面色发青,暗暗吸了一口气才道:“好了,这坠子就放在这,天晚了,四丫头你快回去睡吧,这事儿,祖母自有计较。”

“嗯,那孙女就先回去啦。”甄妙干干脆脆的答应下来。

老夫人反倒有些意外,随后就为她的懂事而暗暗高兴。

知道什么该插手,什么不该管。是个有分寸的。

只是因为有自知之明而落了个有分寸评价的甄妙,再一次被青鸽背回去了。

老夫人沉下脸来:“阿绸,去叫大夫人来见我。记得别让人碰见了。”

“是。”被叫进来的阿绸躬身退了下去。

夜已深,雨虽小了。那股凉意却更重。

阿绸紧了紧衣襟,提着昏暗不明的灯笼深一脚浅一脚的往明华苑方向而去。

甄妙回了碧纱橱,因为脚伤不好碰水,简单擦洗了一下便躺下了。

窗外芭蕉被雨打的摇晃不止,在窗纱上投下雀跃的暗影。

甄妙收回目光,一旦安静下来,反倒觉得脚疼得厉害。

这一疼,就睡不着了。

翻来覆去的翻身,只听到青鸽时不时响起的呼噜声。

甄妙笑了笑。

这丫头,看来是累着了。

平日虽睡得死。却不打鼾的。

好在鼾声不大,她又本睡不着,听着这鼾声,反倒觉得心里安稳了许多。

也不知道明日,是风雨还是晴。

第二日。天放晴了。

阿鸾推开窗,清新的泥土伴着草叶芬芳的气息就扑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