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信不信啊?

甄妙望着那双如黑曜石般的眸子,里面是深深浅浅的墨色,好像遮掩了无数心思不让旁人知晓。

她是信的。

对眼前的人,虽有诸多的坏印象,但在这点上,她却敏锐的觉得他没有说谎。

“算了。”罗天珵笑了笑,缓缓把信笺折起。

甄妙拉了拉他的衣角:“罗天珵,我相信的。”

不是罗世子,而是罗天珵。

罗天珵不知怎么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相信的,是他这个人。

心头软软的好似有羽毛扫过。

罗天珵压下了别样的情愫,别扭的移开眼睛:“罗天珵,也是你叫的吗,一点规矩都没!”

“是,罗世子,罗卫长!”甄妙翻了个白眼。

见罗天珵把折好的信笺要收起来,伸手夺过来:“这个不能给你。”

“凭什么?”罗天珵眯了眼睛。

“这又不是你写的!”甄妙理直气壮的道。

罗天珵额角青筋跳了跳:“不是我写的,你留着做什么?”

“练字不行吗?”甄妙反问。

见罗天珵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声音极低的道:“或者你告诉我这是谁的字?”

她现在才知道,这场婚姻,远比她想象的还要复杂。

以她的脑子,还是早点知道潜伏的敌人好。

不然将来被卖了说不准还要帮人数钱呢。

甄妙很有自知之明的想着。

罗天珵挑了挑眉。

他倒是没有料到,她能很快想到问这些。

只是——

他不能说!

前一世,他被二叔养成笼中鸟,被玩弄于股掌之中。

如今,二叔在明他在暗,正是耐心布局的大好时机。

若是透露出去,一旦让二叔知道自己已经有所察觉,说不定会激起凶性。

他羽翼尚未丰满,最好也要落得个两败俱伤之局。

这是他绝对不想看到的。他不能冒这个险!

望着那双清澈的眸子,罗天珵心中闪过一丝愧疚。

对不起,你信我,我却不能信你。

“我不知道。要回去查一查,所以把这封信交给我好么?”罗天珵心中低叹。

这一生,他恐怕都不能全心的信任任何人了。

甄妙把信笺递了过去,没有吭声。

“多谢。”罗天珵轻声道。

甄妙扫他一眼,转了身子,闷声道:“好晚了,我困了。”

这一转身,一字床发出了轻微的吱呀声。

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阿鸾睡意朦胧的声音传来:“姑娘,您要起夜吗?婢子来扶您。”

“啊,不用。我只是翻了身。阿鸾,你好好睡吧,夜里我从不起夜的。”甄妙心惊肉跳的道。

“嗳。”传来阿鸾的应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