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婢子晓得的。”绯胭转身去了西跨院,不多时,提着黑漆木食盒子进了书房。

韩庆宇喝的虽有些多,并没到神志不清的地步,只是头有些晕,躺在床榻上假寐。

听到开门声,睁开了眼,神情微讶:“绯胭,你怎么来了?”

绯胭笑靥如花:“是大奶奶让婢子给您送醒酒汤来了。”

想着醒酒汤的味道,韩庆宇皱了眉:“我没喝醉,醒酒汤就不必了。”

绯胭已经走到近前,把黑漆木食盒子放到矮几上,劝道:“大公子还是喝点吧,总是大奶奶一片心意,且是特意让四姑娘做的醋酿丸子汤。”

听到醋酿丸子汤,韩庆宇展了眉:“那就盛一碗来吧。”

绯胭不自觉翘起了唇角。

大公子向来不喜喝醒酒汤的,每次喝了酒端来,十次有八次都没碰,又怕大奶奶着恼,吩咐了她们这些端汤的丫鬟不许多嘴。

本也不是什么大事,说了又平白惹大奶奶不痛快,所以这事儿,没人和大奶奶多嘴。

但是她冷眼看的清楚,四姑娘亲手做的醋酿丸子汤,大公子无意吃过一次就喜欢上了。

这一次,他又怎么会拒绝。

素白的手,涂着鲜红的丹寇,不急不缓的打开黑漆食盒,取出白瓷海碗来,接着又取出配套的小碗,满满盛了一碗,递过去。

“大公子,已经放凉了,您慢慢喝。”

闻着醋酿丸子汤的香味,韩庆宇满意的点点头,也不用调羹,就这么一饮而尽。

这醋酿丸子汤,他喝过一次就喜欢上了,只是碍于甄妙的身份,不好开口对甄宁说。

甄妙身为甄宁的堂妹。来照顾一下姐姐很正常,要是当姐夫的还要姨妹做吃食,就让人笑话了。

韩庆宇喝完,皱了皱眉。自言自语道:“似乎这汤的味道,没有前两次好。”

绯胭收了碗,递过帕子道:“许是大公子喝了酒,味道一冲,就混了。”

“或许。”韩庆宇觉得有道理,可看着白瓷海碗里还剩下大半的汤,却没有兴致了。

“大公子还喝吗?”

韩庆宇摇摇头。

“那婢子就收拾一下了。”绯胭说着转了身,弯了身子整理矮几上的碗筷。

她今日穿了一袭玫红的裙袄,腰间系着秋香蓝丝绦,衬的腰肢盈盈一握。这样弯着腰,那浑圆就更加挺翘,丝绦尾端不是名贵的玉饰,却是同色丝线打的精致的蝴蝶,正巧就服帖的划过那浑圆的弧度。在半空一晃一晃的。

韩庆宇目光不自觉落在那截盈盈细腰和浑圆上,晃动的蝴蝶穗子让他的心也跟着晃起来。

越晃越热。

绯胭转了头,小小的玉蝴蝶耳坠随之一晃,打着洁白如玉的面颊:“大公子,婢子收拾好了,就先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