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赶上昭丰帝的寿辰,岚姨娘不过是个贱妾,伯府连信儿都没给参加朝贺的大老爷送,就把岚姨娘埋在了山脚下,陪着她的是那殉主的丫鬟青娥。

大老爷回来后,听闻岚姨娘的死讯,只是怔了怔,随后如往常一样的沐浴更衣,歇在了明华苑。

岚姨娘的死就像一个小小的石子投入湖里,泛起的涟漪还没荡漾到人们心底,便悄无声息的散了。

被关起来的甄静,还是得知了岚姨娘的死讯。

那一日小丫鬟冬哥提着食盒推门而入,房门打开的吱呀声并没有惊动甄静,她呆呆的缩在椅子中,像个没有生机的精致人偶。

冬哥看了不舒服的皱了皱眉。

她很不喜欢这位三姑娘。

虽然每一次这位三姑娘都沉默寡言,可不知为何,就连她周身的空气都死气沉沉的,让人心情烦闷。

“三姑娘,吃饭了。”冬哥把食盒放在长条桌案上,把碗筷一一布好。

甄静看向冬哥,眼珠转了转。

“那婢子就告退了。”

反正吃不吃,过会儿她是要来收的,多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呆下去。

冬哥年纪不大,遮掩情绪的功夫还不到家,那抹嫌弃之色就被甄静撞见了。

“你站住。”

声音从背后传来,凉凉的,缓缓的,就像一条蛇,顺着小腿缓缓往上爬。

冬哥身子颤了颤,转了头:“三姑娘还有什么吩咐?”

“吩咐?”甄静低着头喃喃念着,显得无助又娇弱。

冬哥微微松了口气。

她怕什么,三姑娘如今连门口都不能迈出一步,听说亲事也退了,这往后恐怕还不如有头有脸的丫鬟过得好。

她的姐姐,可是老夫人身边的夏梅,虽只是二等,也算是极有体面的了。

想到这。冬哥身子挺了挺。

就见甄静忽然露了个笑容,猛然抓起桌案上的一盘菜就这么掷了过来。

冬哥尖叫一声,下意识的往旁边一躲,还冒着热气的嫩豆腐大半就泼洒在衣衫上。

青花瓷的碟子在脚边碎裂。热汤汁更是溅到了绣花鞋上。

那双刚入秋府里才发下来的软缎绣花鞋就瞬间染了一大片污渍。

“三姑娘,您这是做什么呀?”冬哥被烫的跳脚,言语间就有些忘了恭敬。

甄静腾地站起来,多日来的颓废茫然好似烈油被火星点燃,掀起了腾腾热浪。

冬哥被骇住了,一动不动的看着甄静到了跟前,接着啪的一声,脸颊已经挨了一个耳光。

“下贱的奴才秧子,我好歹是这府里的三姑娘,也是你能嫌弃的?”

“三姑娘。婢子没有——”

又是啪的一声,冬哥猛然捂住另一边脸,只觉双颊热辣辣的疼。

甄静却好似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对象,双手齐上,又打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