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秋叶渐黄,天一日日凉了起来,就在府内开始做夹棉袄子时,迎来了雷哥儿的满月酒。

虞氏终于能够起床,抱着雷哥儿在设宴的花厅走了一圈,额头已经沁了细密的汗珠。

雷哥儿裹在大红的刻丝包被里,露出的一张小脸倒是有了些肉,只是眼睛紧闭着睡得正香,睫毛格外的长。

众人皆知雷哥儿是七月早产的,只是说着喜庆话离远了瞧,并不靠近了,怕把寒气、病气的过给孩子。

虞氏微微松了一口气,脸色却说不出的蜡黄。

众人看在眼里,神色各异。

“虞氏,抱雷哥儿回暖阁吧,天冷了,别冻着孩子。”老夫人发了话。

虞氏忙应下,冲众人福了福,抱着雷哥儿离开,跨过门槛时脚一软,趔趄了一下。

吓得玉儿花容失色:“大奶奶!”

厅内丝竹之声一缓,人们闻声看来。

虞氏瞪了玉儿一眼,有些狼狈的离去。

丝竹声再次响起,老夫人举了杯,招呼众人吃菜。

人们便三三两两的说着话,宴席热闹起来。

甄妙那一桌设在角落里,默默吃着菜,就有窃窃私语声传来。

“啧啧,看虞大奶奶那样,可是不大好。”

“岂止是不大好啊,听说产后血崩,差点去了半条命,这才下得了床。”

妇人们吃了酒,声音也跟着大起来,因为场面热闹倒是不显,只是甄妙这一桌本就离得近,几个小姑娘都听在耳里,不由停了筷子。

“母子均安,那也算有福气了。”

“什么福气,那虞氏年纪轻轻的伤了身子,往后子嗣上可就艰难了。自己身体又弱,这往后啊,那孩子和谁叫娘都不好说——”

甄妙皱了眉,往说话的那人望去。

却听啪嗒一声。回头一看,温雅琦筷子上夹着的翡翠虾仁掉到了汤碗里,汤汁飞溅到衣襟上,一片狼藉。

一声低呼,然后温雅琦就红了脸,不安的看了看众人。

温雅涵脸色一沉。

这一桌未出阁的建安伯府姑娘中以甄妙为长,忙对站在温雅琦身后的丫头道:“快带表姑娘下去把衣裳换了。”

温雅琦红着脸垂头走了。

这样的场合幼妹失态,温雅涵憋了一肚子火气,没等宴席散了就借口身体不适,早早告辞。

回了沉香苑。对着温雅琦就斥道:“雅琦,你今日好端端的是怎么回事儿?”

“我,我就是听那妇人说的可怕,手一抖。好姐姐,你就饶了我吧。”

温雅涵叹口气。恨铁不成钢的道:“雅琦,你可知道我们是寄人篱下,便是多走半步路,多说一句话都是不该的,你若是还像在家中时那样散漫,丢得可是我们整个温家和姑母的脸!”

“哪有三姐说的那么可怕——”温雅琦捏着衣角,不服气的嘀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