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蒋宸强撑着露出个温和笑容,把茶碗接过来:“辛苦表妹了。”

甄妙摇了摇头:“是我疏忽了。今日是重阳,你们出门赏菊吃蟹自是难免的。只是涵哥儿今日在宁寿堂用的饭,祖母年纪大了没吃,怕涵哥儿脾胃弱也没敢让他吃,我又是吃不了蟹的,这才做了花生酥给他。若是知道蒋表哥会吃花生酥,早该叮嘱涵哥儿转告你的。”

一番话说的蒋宸红了耳根。

心道表妹,你这真的是安慰,不是往人心口上插刀吗?

非要把他跟个孩子抢花生酥的事挑明了。

又听甄妙迟疑的问道:“原来表哥也喜欢吃花生酥吗?”

蒋宸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心中默默垂泪。

他确信,这是千真万确的捅刀!

他什么时候喜欢吃花生酥了,又不是小孩子。

不过是因为,这花生酥是表妹做的罢了……

硬着头皮道:“从小到大,一直挺喜欢吃花生酥的,让表妹见笑了。”

“我小时候也挺喜欢吃的,只是长大后就一般了。”谈起吃食,甄妙来了谈性。

蒋宸猛然咳嗽两声。

“表哥慢点喝。”甄妙拿了帕子,下意识的想帮他擦擦溅落的汤茶,还是作罢。

他们这么复杂的关系,还是不要做出让人误会的事好了。

呃,他们到底有什么复杂关系啊?

甄妙苦恼的想抓头发。

五妹,为什么要告诉她这么复杂的事!

蒋宸等了半天,见甄妙捏着帕子不动了,默默掏出一块方帕擦了擦。

“表哥既然也爱好美食,那我便多提醒几句,这吃食,也是有很多讲究的。特别是螃蟹,更是有许多东西不能同吃……”

甄妙耐心的把不能与螃蟹同吃的食物一一道来,蒋宸悄悄抽了抽嘴角。

他觉得他一辈子不想吃螃蟹了!

“表哥记住了吧?”甄妙说完望着蒋宸问。

“嗯。”

甄妙起了身:“那我就先回了。表哥好好养着,便是不吃大夫开的药,明日也差不多好了。”

蒋宸强撑着起了身。

甄妙忙摆手:“不用,不用。表哥你身体弱,快躺好。”

把姜糖水放下,带着青鸽风风火火的走了。

蒋宸觉得内伤严重,躺在床上半天没动弹。

看着那小巧的汤壶,苦笑了笑。

或者他该戒掉的不是螃蟹,而是花生酥。

不是自己的,终归不是自己的,强求来,是会遭报应的。

可是他已经很努力了,还是觉得好难怎么办?

甄妙看着手中精致无比的帖子。也觉得好难。

她怎么忘了,初霞郡主在宫中提起,要她参加生日宴的事了。

想着那日很可能又碰到那位刁蛮公主,甄妙就有种躲在家里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