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甄妙整个人就愣住了,大眼睛迅速蕴含了泪水。

老夫人见状忙道:“还好被救了回来,只是目前情形不大好。”

甄妙一颗心就像从谷底一下子又飞了上来,突突跳得厉害。

又哭又笑道:“祖母,您要吓死我啦。”

老夫人摸摸她的脸:“快去看看你娘吧。”

甄妙起了身往外走,又停住,回头望着老夫人:“祖母,我娘她为何——”

老夫人沉默不语。

“是因为父亲吗?”甄妙试探的问。

老夫人瞥她一眼,摇摇头:“这不关你父亲的事,具体的缘由,等你见了你娘再说吧。”

“那孙女就先去和风苑了。”甄妙挑了帘子出去。

人已远去,老夫人望着犹在晃动的棉帘叹了口气。

将来这府里,可是难办了。

甄妙进了屋,就见温氏一袭月白中衣,掩被躺在床上,旁边坐着温雅涵,闻声看来,通红的双眼、惨白的容颜吓人一跳。

甄妙快走几步过去,挨着床沿坐下握住温氏的手,轻唤道:“娘,您醒醒,妙儿回来了。”

目光下移,落到温氏颈间。

一道深深的红痕触目惊心。

似乎是听到甄妙的声音,温氏睫毛颤了颤,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娘。”甄妙露出个大大的笑脸,“您没事吧?”

温氏怜爱的望着甄妙,摇了摇头,却吐不出一个字来。

“四姑娘,太太伤了嗓子,目前还开不了口。”

甄妙握住温氏的手,安慰道:“娘,没事的,您好好养些日子就全好了。”

当着温氏的面,却问不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了。

温氏稍微使上点力气。回握了甄妙的手,看着她的眼神除了怜惜,还有歉意。

甄妙抱住温氏胳膊,柔声道:“娘。以后您不要做傻事,总要想一想,您还有我们兄妹三人,还有雷哥儿呢。人只要活着,就有盼头,要是闭了眼,就什么都没有了。”

温氏凝视着甄妙,轻轻点了点头。

似乎是乏了,不一会儿又闭上了眼睛。

甄妙见状起身,替她掖好被角。然后看向温雅涵:“三表姐,能不能陪我说说话?”

自打甄妙进来,温雅涵整个人都是僵硬的,听了这话,脸色更是难看。沉默片刻眼中划过决绝,点了点头。

开口声音是沙哑的:“二表妹,去隔间好吗?”

甄妙点点头。

进了隔间掩上门,温雅涵忽然跪了下来。

甄妙吓了一跳,避到一旁问:“三表姐,你这是做什么?”

温雅涵笔直跪着,散发的气息悲凉绝望。就连她周身的空气都跟着凝重起来。

“三表姐,有什么话你起来,好好说吧。”甄妙走过去扶她。

温雅涵不为所动,开了口:“二表妹,姑母会想不开,都是我和妹妹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