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哦。”重喜县主点点头,然后把信慢条斯理的收起来,开始写回信。

初霞郡主脸色越来越黑,心中对甄妙不满到了极点。

这个两面三刀的,竟然不找她当赞者,找重喜表姐。

论身份,自己比重喜表姐还要高,论美貌,自己也比重喜表姐好看些。

她倒是凭什么看不上自己啊,啊?

越想越气,从紫檀松竹梅笔筒中抽出一支羊毫,把心中所想一鼓作气写了出来。

重喜县主早把回信写完,见初霞郡主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挥墨写信,双手环抱好整以暇的看着。

然后嘴角一僵:“比我身份高?比我貌美?比我会穿衣打扮?比我……”

初霞郡主猛然惊醒,扑住自己的信:“表姐,谁让你偷看的啊!”

“呃,我要是不偷看,还不知道初霞表妹这么有自信的。”

初霞郡主一拍额头:“对,还有这一条忘了写上!”

眼看宣纸上都写满了,初霞郡主四处寻地方要把这条加上,重喜县主凉凉的道:“只可惜表妹那么好,甄妙还是找了我当赞者。”

这一刀补的够狠,初霞郡主当下写不下去了,捏着羊毫笔瞪了半天,才道:“难道是我太好了,甄四怕抢了她光彩?”

重喜县主……

“碧翠,吩咐前院把这信送到建安伯府上去。”

“等等,把我这封一起送去。”初霞郡主把信折好,塞到一起。

甄妙收到信,打开一看,发现有两份。

先拿起放在上面的,清秀隽雅的字迹,是重喜县主的,寥寥几句话,表明了答应的意思。

然后甄妙就一脸纳闷的把另一份厚厚的信纸打开。笑容僵在了脸上。

足足看了好一会儿,才把初霞郡主痛骂的话看完,最后几行字写着:“甄四,你赞者请了重喜表姐。有司定了么?还是说有司请的是我,信送到了永王府上?要是那样,对不住啊,前面骂人的话就当我没说。”

“阿鸾,赶紧给我拿笔来,我写信!”甄妙大吼了一声。

等把信送出去,甄妙去了宁寿堂。

温雅涵这一嫁,老夫人也去了一块心病,正想着甄妙下个月及笄的事。

要知道等甄妙及笄后,马上就要出阁了。这两样都是大事,丝毫马虎不得。

见甄妙来了,拉她坐下,嗔道:“天还冷着,怎么也不多穿点就出来了。要是受了凉,耽误你的及笄礼,看你怎么哭!”

“祖母,孙女就是想着及笄的事,才来找您的呢。”

“呃,是不是想知道祖母给你请谁当正宾啊?”

甄妙笑笑:“祖母请的定是有德才的,孙女才不操心呢。是想说有司和赞者的事儿。”

老夫人见甄妙笑得娇憨,心中叹口气。

四丫头在京城闺秀中,名声并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