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甄妙忙把抹额拿开,血珠滚落到玫瑰紫千瓣菊纹小袄上,氤氲成一块暗渍。

老夫人忙回头看了甄妙一眼,见她整个人呆呆的,心中一酸。

要是镇国公世子真出了事,四丫头可就毁了。

女儿不比男子,未过门就死了未婚夫,会被人说克夫,将来就难嫁了,更何况四丫头名声原本就不大好的。

这好端端的,怎么就遇上这种事!

老夫人瞪了老伯爷一眼

老伯爷这才发现里边安静坐着的甄妙,亦是露出懊恼神色,冲老夫人努努嘴:“我去书房歇了。”

等老伯爷离开,老夫人走到甄妙身边坐了下来,拉住她的手:“四丫头,现在别多想了,既然皇上派了人去,很快就有消息了。”

说到这里神色坚定下来,缓缓道:“不管消息是好是坏,我们都还得好好活下去。”

甄妙扯出个笑容:“祖母,我没什么事,倒是您别太忧心了,府里离不开您。”

老夫人点点头:“四丫头,你就睡在暖阁里吧。”

甄妙洗漱好在暖阁歇下,软榻铺着厚厚的毛褥子,舒适无比,她却睡不着了。

二伯出了事,她虽跟着担忧,可因为对这人几乎没什么印象了,这种感觉并不强烈。

就好像听说一个人不幸的遭遇,会同情,会希望他好好的,但要说多么伤心,是没有的。

可今日乍然听到罗天珵出事的消息,甄妙承认,那一瞬间她有些心慌。

想着前几日还见面,爱生气爱黑脸的人,要是真的就这么没了,甄妙发现,她一点都不高兴。

至少没有她以为的因为可以摆脱这段婚姻而产生的解脱感。

就在翻了数十次身后。甄妙承认,她还有点难受。

一室黑暗中坐了起来,双手抱膝,目之所及处,窗外的雪光映得一切朦朦胧胧的。

甄妙不由自主盯着那扇小窗。

他要是出了事,从此后再不会有人半夜从窗子跳进来,让她心惊胆战了吧?

甄妙下了床,踩着鞋子走到窗边,不知怎么想的,不由自主把窗子推了开来。

冷风卷着雪花一下子灌了进来。把人吹得透心凉。

甄妙一下子清醒过来,摇头失笑。

那人脾气又坏,行事又狠辣,想来老天也不敢收的吧。

默默关了窗子,重新爬上床,不多时就睡着了。

镇国公世子被困的消息很快传了开来,相反,许多人并不知晓建安伯府二老爷的事。

毕竟二老爷离京多年,什么时候回来。有谁会关注呢。

这样一来,甄妙竟收到了两张帖子。

一张永王府的,下帖子的人是初霞郡主,一张昭云长公主府的。下帖子的人是重喜县主。

看着两张帖子,甄妙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