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没等温雅涵开口,甄妙露出个温和的笑容:“三表姐,这么快就从大福寺回来了?”

温雅涵变了脸色,脱口道:“二表妹派人跟着我?”

沉香苑除了伺候温氏姐妹的两个丫鬟,剩下的全是甄妙的丫鬟,也难怪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

甄妙失望的叹口气:“三表姐,我以为这些日子,你总该对我多了些信任。”

不过是试探一下,没想到温雅涵反应这么激烈。

她到底有什么事隐瞒着呢?

温雅涵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脸上闪过愧色,却硬撑着道:“那二表妹怎么看到我的?”

“凑巧和两位朋友去大福寺上香罢了。”

温雅涵脸色数变,久久不语。

甄妙也不急,静静等着对方开口。

她不喜欢打探人私事,可是温氏姐妹住在伯府里,伯府就有保护她们的责任。

一个姑娘家,在京城人生地不熟,偷偷溜出去万一出了什么事那就麻烦大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伯府可禁不起太多折腾了。

见甄妙不急不躁的样子,温雅涵知道此事是瞒不住了,叹口气道:“二表妹,外面冷,我们进来说好吗?”

甄妙自然没有反对。

温雅涵给了温雅琦一个眼色,让她继续守在门外。

进了屋,温雅琦从怀中掏出一个布包,解开后露出一本薄薄的经书。

甄妙疑惑了。

温雅涵脸色有些难堪,咬了咬牙道:“我对着经书绣字,再把绣好的经书送到寺庙去,可以得些银钱。”

说到这,深深看了甄妙一眼,自嘲一笑。

表妹定是会嘲笑她把银钱看得太重,是个俗物吧?

府里按月发着月钱。还是和府里姑娘份例一样的,她这样做,任谁知道了都会不悦的。

甄妙没有像天真不知事的小姑娘一样问一句“不是有月银吗”这种蠢话。

谁会嫌银子多呢?

沉默好一会儿,才道:“三表姐,你凭着自己本事赚银子,是很了不起的。只是京城不比海定府,一个姑娘家独身出门,容易惹上麻烦的。”

她哪次出去不是丫鬟下人一大堆,就这,七夕那次还遇到登徒子呢。温雅涵居然敢独身一人出去,真是让人不知说什么好了。

“我知道,所以才去了皇城脚下的大福寺。”温雅涵很诧异甄妙没有讥笑她,心中有了些惭愧。

那一次一人雇车去华若寺,真是吓着她了。

路上那车夫竟然起了坏心,若不是她本就提防着,袖中藏着一把小匕首,根本支撑不到救命恩人的到来。

是她高估女子面对男子时的反抗能力了。

若不是那人,她真不敢想自己的下场!

想起那人。温雅涵心中涌起难以言说的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