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外面传来稚子的欢呼声,他们一路追着花轿跑,一路唱着喜庆的童谣。

坐在轿子内的甄妙却并不好受。

那凤冠,快把她脖子压断了!

而且,上轿前早就被千叮万嘱过,屁股千万不能移动。

要知道这可不是从建安伯府直接到镇国公府的距离。

出阁是一个女人一生最重大的日子,要围着全城缓缓绕上一圈再回到西城,别看现在天还大亮着,等轿子真的到了镇国公府时,就快到戌时了。

甄妙算了算,她至少要在轿子中坐上两个来时辰,屁股半分不能移动的坐上两个来时辰!

这真的是嫁人,不是送死吗?

甄妙想着温氏的苦口婆心,老老实实坐着。

肚子咕咕响。

捂着有些发疼的胃,甄妙瞥了一眼座下的火熜,嘴再次一抽。

她是不是还该庆幸不是夏日成婚,不然一身凤冠霞帔,再加一个燃着炭火的火熜,完全是英勇就义在花轿上的节奏啊!

想着所有女子都是这么过来的,甄妙认命的揉揉肚子,从袖子里掏出一块只有拇指大小的点心塞进了口中。

轿子忽然一晃,外面有片刻的安静。

甄妙偷着吃东西,本就心虚,一下子就噎住了,又不敢大声咳嗽,只得猛拍自己的胸口。

外边一身大红衣袍的罗天珵对着天地和轿帘空射三箭,一个五六岁的盛装小娘过来拉甄妙衣袖。

甄妙得过叮嘱,知道这是出轿小娘,要拉上三下才起身的,可她此时正噎的厉害,被那小姑娘连拉了三下,着急之下喘岔了气,这下子就是想站都站不起来了。

那出轿小娘不是别人,正是镇国公府排行第三的姑娘。罗二老爷的幼女罗知真,亦是二房唯一的庶女。

罗二老爷未曾纳妾,只有两个通房在田氏身子不便时伺候着,罗知真就是其中一位通房所出。养在田氏身边的。

虽看似不错,可通房所出的姑娘,又怎么能和夫人肚子里爬出来的比,罗知真虽只有六岁,心思却比寻常小娘子敏感的多。

本来当出轿小娘是长脸面的事,对她将来也是有好处的,小姑娘为这一日早就开始准备,生怕出半点差错,没想到这新娘子居然拉不动!

罗知真顿时又是惶恐又是紧张,巨大压力下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哭声传出来。候在轿外的人全都愣住。

田氏脸色一变,暗暗咬牙。

真是个上不了台面的下贱胚子!

让真姐儿当出轿小娘,还是她的提议。

真姐儿是庶女,按说不太合适,可她跟老夫人说。真姐儿是国公府的姑娘,就是庶女,也比寻常人家的嫡女尊贵,且年龄又是合适的。

老夫人果然就答应下来。

其实她是有想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