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青鸽去了针线房。

针线房的管事认识她,堆着笑问:“青鸽姑娘来有什么事?”

“我们大奶奶要见配线婆子。”

“呃,春绣,去叫马婆子出来。”

青鸽是个老实的,甄妙要她带配线婆子回去,就一心一意等着那婆子来,并不像许多初次来针线房的人一样喜欢东张西望。

管事婆子悄悄点头。

到底是大奶奶身旁的丫鬟,就这么一个看起来痴傻憨胖的大姐儿都懂规矩。

这时一个穿秋香色褙子的俊俏丫头提着一盏灯笼过来。

管事婆子腰都快弯了:“哟,这不是朱颜姑娘,什么风把您吹这来了,我说今儿早上怎么喜鹊在头顶叫呢。”

这朱颜可是二夫人身边的大丫鬟,年纪虽轻,行事却让人不敢小瞧的,是除了田嬷嬷外二夫人身边最得力的了。

“叫配线婆子出来,二夫人喊。”朱颜脸上挂着矜持的笑,腰身挺得笔直。

“行,行。”管事婆子弯着腰连连点头,扭头喊道,“春绣,马婆子作死啊,这么慢。”

一个婆子慌慌忙忙地冲了出来,可能是跑得太急了,头发有些凌乱。

管事婆子有些不满:“真是个痨病鬼,还不整理整理,二夫人要见你呢。”

朱颜看马婆子一眼,淡淡道:“不用了,走吧。”

说罢转了身抬脚就走。

马婆子脸上难掩惊慌,抚了抚鬓发跟上。

青鸽可不乐意了,一下子窜到马婆子面前:“你是配线婆子吧,跟我走,我们大奶奶要见你。”

朱颜转了头,入目的是一个胖丫鬟,嘴角挂着讥笑:“是青鸽啊,我们二夫人有些事要问马婆子,劳烦你和大奶奶说声。等问完了,就让她过去。”

“是我先来的。”青鸽理直气壮地道。

朱颜眼底闪过懊恼。

哪来的傻丫头,好不识趣儿!

碍于是甄妙的人,目前又是敏感的时候。朱颜耐着性子道:“我们夫人找马婆子有急事。”

这事实在有些反常,夫人本来都要歇下了,忽然就命她来叫马婆子。要知道她可是一等丫鬟,什么时候叫一个针线房婆子非要她亲自来了,更何况天都擦黑了。

不过越是如此,朱颜越清楚这事的重要性,当然不会退步了。

青鸽却没想这么多,摇摇头道:“是我先来的,先来后到。”

朱颜要气死了,强压着怒火看向马婆子:“马婆子。还不快跟我走!”

马婆子似乎明白了什么,脸早就比纸还白了,闻言慌乱点头:“是,是。”

朱颜得意瞟青鸽一眼,扭身就走。

马婆子自愿跟她走。难道这胖丫鬟还能把人绑了去?

青鸽立在原地不动,喃喃道:“是我先来的。”

然后深吸口气,冲过去就把马婆子扛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