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世子和世子夫人已经歇了,请各位回去吧。”紫苏板着脸道。

她本就是建安伯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素来有威严,这样面无表情的说话,周身气度竟连国公府这边的丫鬟婆子都镇住了。

一时间没有人言语,面面相觑。

一个娇柔的女子声音响起:“这位大姐儿,我们可是听到这屋子里有人喊救命呢,总要亲眼看一看才放心,世子可是金尊玉贵的人,要是出了什么事,这院子的人都别想活!”

这样一说,本来要离去的人都停住了脚步。

紫苏平静看去,见说话的女子身材丰满,柔中带媚,暗暗皱眉,面上却不动声色,淡淡问:“不知这是——”

“我是世子爷的通房绮月。”绮月脸上适当的流露出一丝得色。

这些日子以来,世子只在她房里歇着,虽没有成事,别人又哪里知道,早把她当成了院子里的头一人,分来的吃食、衣料都是最好的。

如今世子夫人进门了,要说最忐忑的非她莫属。

世子要是从此不进她的门,将来她的日子可就一落千丈。

借着这个机会,一是向世子表达她的关心,二是这洞房花烛夜要是被搅了,世子夫人在世子心中的地位恐怕就会差上一层。

总是对她有利的。

紫苏冷笑一声。

她跟在老夫人身边,这些狐媚手段见多了,莫以为她刚来到国公府,又只是个丫头,就只得低头不成?

紫苏这人天生脸冷,平日小丫头看着都不自觉畏惧,现在脸这么一沉,就更有气势了,平静注视着绮月道:“原来是绮月姑娘。这是世子夫人的屋子。不知国公府是不是有这规矩,通房可以想进夫人屋子就进的?要是有,等我们姑娘回门,就要好好说道说道了。要是没有,绮月姑娘又是凭了什么进去看?凭你脸大吗?”

扑哧一声,建安伯府来的几个丫鬟都低笑出声,望着紫苏的眼神满是崇拜。

紫苏姐姐神人啊,面对她们只有高冷,面对这劳什子狐狸精,嘴利如刀啊。

只是这绮月是世子的通房,也不知这样会不会惹来麻烦啊?

同来的几位通房亦是幸灾乐祸的看着绮月。

哼,让你天天霸占着世子,还想和世子夫人较劲呢。这连世子夫人的面还没见着,就被一个丫鬟下了脸,看你以后还怎么显摆!

其他丫鬟婆子更是心中有了思量。

世子夫人身边的大丫鬟都这么强硬,看来世子夫人不是个简单的,以后要小心着点做事了。

绮月气地直喘。咬牙道:“你又是凭了什么拦着我?”

紫苏脸色更冷,淡淡道:“凭的自然是规矩,难道是凭我比你脸小吗?”

绮月脸都气白了。

这建安伯府的丫鬟,都这么可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