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看看厚厚的账册,百灵气得不行:“大奶奶,婢子算是看出来了,二夫人分明是为难您嘛,不都说二夫人对世子爷比对自己亲儿子还好吗,看来都是乱说的。”

紫苏瞥百灵一眼,劝甄妙:“大奶奶要沉住气,这管家一事,牵扯了很多人利益,也未见得就一定是二夫人本人的意思。”

姑娘没有城府,怕是藏不住事的,要是认定二夫人没安好心,说不定就显露出来。

二夫人虽不是正经婆母,却是长辈,还是管了十多年家的,得罪了她,想拿捏姑娘再容易不过了。

甄妙听着二人的话没有吭声,慢慢翻着花名册。

册子上密密麻麻的记载了满府的下人,姓名、年纪,领着什么差事,都记录的清清楚楚。

不过这么厚的册子,要把那些管事的信息翻出来也要花不少功夫。

阿鸾见状,又点燃了两盏灯,室内顿时亮堂了许多。

甄妙捧着花名册走到桌案前坐下:“阿鸾,去取些黛螺来。紫苏,唤雀儿进来。”

阿鸾是个性子沉静又妥帖的,听甄妙这么说,半点都没迟疑就开了梳妆匣子取黛螺,紫苏亦是沉稳,出去把雀儿叫了进来。

“大奶奶,您叫婢子呀?”雀儿步子轻盈的走进来行了礼。

甄妙把花名册放到一边:“雀儿,我记得你前段时间做了鹅毛毽子,现在还有剩下的吗?”

“有呢。”雀儿连连点头。

“拿些来。”甄妙吩咐完了,又拿起花名册来看。

不多时,鹅毛和黛螺就拿来了。

甄妙取了一叠罗纹纸,用鹅毛蘸了黛螺,一边翻看着花名册,一边在纸上写着什么。

几个丫鬟看了暗暗称奇。

雀儿忍不住问:“大奶奶,您怎么用鹅毛写字啊?”

甄妙心情不错的扬了扬嘴角:“这样写出来的字小。呃,今天是阿鸾值夜吧。你们都歇了去吧,阿鸾留下就成了。”

几个丫鬟面面相觑。

姑娘这是怎么了,被为难了看起来心情还不错的样子。

难道姑娘天生是读书的材料?

敬佩之情油然而生,几个丫鬟在紫苏带领下与有荣焉的退下了。

甄妙伏案奋笔疾书。嘴角又忍不住弯了弯。

这种考试前抱佛脚打小抄的亲切感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夜渐渐深了,儿臂粗的蜡烛点燃了四根,室内依然亮如白昼。

烛火跳跃,纤细的身影倒映在纱窗上,随着一晃一晃的。

啪的一声烛花爆了,阿鸾拿了灯芯剪剪了烛花,烛火更加亮了,她就默默退到一旁,替甄妙轻轻打着扇。

甄妙停了笔,揉了揉眼睛:“阿鸾。要不你也先睡吧。”

“等大奶奶睡了婢子再睡。”阿鸾不急不缓地道。

甄妙见状也不再劝,专心写着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