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ads_z_txt;

“大奶奶,二姑娘过来了。”百灵进来请示。

甄妙忙让人进来。

就见身穿白底水红领子对襟褙子的罗知慧抱着一副画轴进来了。

甄妙问了来意,罗知慧就把画卷递过来:“嫂嫂,给大哥的画,先送到您这里来。”

甄妙接过来打开看看,有些惊奇:“这是二妹画的吗?”

“是。”

“画得真像,这个一看就是世子。”甄妙赞道。

然后悄悄瞄了画中的青衣男子一眼,咳咳,这气质太符合她审美了,实在不好意思多看。

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一眼,盯着那人的眼睛有些困惑:“二妹,这人的眼睛,你画得似乎有些……无神……”

“他是瞎子。”罗知慧很平淡地道,随后兴奋了,“嫂嫂从画上能看得出来?”

甄妙默默为画上的青衣男子点了根蜡。

这样的人物,在她这位豆蔻年华的小姑眼里,居然赶不上一幅画?

这亭子分明是府里的聆音亭,原来罗天珵就是和这人喝酒才未回。

罗知慧明显来了兴致:“看来嫂嫂对作画也很有研究吧?”

甄妙小心肝颤了颤。

为什么这执着的表情,让她想起了重喜县主那个棋痴?

打了个冷战,猛摇头道:“没有,没有,在这方面我没什么灵气。”

虽说托原主的福,琴棋书画她都是会的,可真的爱好不起来。

罗知慧有些失望,起了身:“嫂嫂,这画您收好,我就先回去了。”

“留下一起用饭吧。”甄妙忙道。

“不了。”罗知慧摇头,露出个温雅的笑,“那幅雨打芭蕉图只画了一半,现在正来了灵感。回去把它画完。”

甄妙不敢再多留,叫百灵把罗知慧送了出去。

谢天谢地,这作画不像下棋一样,非要两个人来。

看着满桌子菜有些发愁。忽然眼睛一亮道:“青鸽,把这荷叶鸡装了,送到聆音亭去给世子加菜。”

“嗳。”青鸽应了,把荷叶鸡装好,提着去了聆音亭。

日头已经西斜了,大片瑰丽的云给乌木亭顶镀了一层霞光,亭中的人菜已经吃得差不多了,酒还在继续。

青鸽可不懂什么诗情画意,站那行了礼就大声道:“世子爷,大奶奶让婢子给您送鸡来。”

罗天珵端着的酒杯的手一抖。酒水差点洒了出去。

青鸽已经一脸光荣的走进来,熟练的打开食盒取出荷叶鸡放到杯盘狼藉的石桌上,然后又行了个礼:“婢子告退。”

等罗天珵反应过来要说点什么时,已经不见青鸽的身影了。

看着那只被荷叶包裹着,散发着诱人香味的鸡。只得干笑一声:“贺朗,来尝尝,内子做的。”

贺朗顺着荷叶鸡的香味伸出筷子,准确的夹起一块鸡肉放到口中,吃下后赞道:“好吃。嫂夫人有这手艺,罗世兄好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