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老夫人,大姑娘过来了。”红喜站在帘子外喊了一声。

“让她进来。”

天正热,罗知雅额头满是细密的汗珠,脸颊微红,一进屋,清凉之气扑面而来。

“给祖母请安。”

“快过来坐,这么热的天,怎么就过来了。”

罗知雅站起来走到老夫人近前坐下,开始告状:“祖母,今儿送来的玫瑰香葡萄可真甜。五郎和六郎都没吃够,结果两个小家伙打起来了。”

听说两个小孙子能吃,老夫人挺高兴:“五郎和六郎爱吃,元娘你一会儿把这篮子葡萄带回去,这是你大嫂才送来的。”

罗知雅听了更气,故作平静地道:“原来大嫂给祖母送来了,刚才孙女去大嫂那,发现满院子的丫鬟都围在一起吃葡萄呢。祖母,五郎他们葡萄都不够吃,大嫂那连丫鬟都吃饱了,您说大嫂怎么管得家啊?”

老夫人听了眯了眯眼:“元娘去你大嫂那干什么?”

“呃,孙女打算去天绣阁挑些绣线。”

老夫人拍拍罗知雅白嫩嫩的手:“那就快些去吧,天不早了。”

“祖母,大嫂她——”

老夫人眼皮也没抬:“你大嫂跟我说啦,许是送错了了。”

“送错了?”罗知雅声音陡然拔高,“祖母,送错了能送两大筐?”

老夫人收敛了笑意,淡淡瞥了罗知雅一眼。

罗知雅的气势陡然降了下来。

祖母平日虽是平易近人的模样,可要是沉下脸来,谁都不敢放肆的。

她可是听母亲说过,祖母当年是随祖父上过战场杀过人的。

“是送错了。”老夫人淡淡道。

“祖母——”罗知雅心有不甘。

祖母是怎么了,早先明明是不喜欢大嫂的,怎么短短几个月功夫,竟然处处向着大嫂了呢?

“元娘,快去吧。多买些绣线来,好好练练女红。”老夫人把一个装着银裸子的荷包塞给罗知雅,绝口不提葡萄的事。

罗知雅捏了捏荷包,闷着一口气告辞。可越想越不甘心,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就听到隐隐约约的声音隔着水晶珠帘传来。

罗知雅装作整理衣裙,停住了脚步。

“燕江贺家打算来人给我贺寿?这次来的贺家大房的嫡长孙吧?”

“是的,老夫人。”杨嬷嬷的声音响起。

老夫人叹道:“我还以为早几年就该来了,不过来了也好,当年的约定总算有个了结。把我的意思传下去,等贺家来了人,万万不可怠慢了。”

“老夫人放心吧,老奴晓得。”

罗知雅听得云里雾里。直奔馨园而去。

田氏正躺着歇息。

也许是装病在床上躺久了,怎么觉得身上越发酸软了呢?

听丫鬟禀告大姑娘来了,忙让她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