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李氏旁敲侧击,百般暗示。

甄妙伸出白胖乎乎的爪子抓了点心一块接一块的吃,盘子很快见了底。

呃,她这么单纯,二婶到底在说什么?

田氏都快气岔气了,偏偏又不好表现的太明显。

等回了馨园,衣袖一拂把茶盏扫落在地。

一个小丫鬟蹑手蹑脚的过来收拾满地的碎瓷片。

“滚出去!”

“是!”小丫鬟手一哆嗦,锋利的碎瓷片划破了指尖,血瞬间涌了出来,却不敢呼痛,头埋得低低的,匆匆退了下去。

“夫人,何必动了火气,气坏自个儿的身体就值不当的了。”田嬷嬷替田氏捏着肩膀。

田氏扭了头:“奶娘,您是不知道那小蹄子有多可气!才管了两天家,就死死捏着管家权不放了,她怎么也不掂量掂量自个儿的分量!可我偏偏又不能多说什么,要是老夫人看出我想和她争,这么多年的经营不就白费了!”

田氏越说越气,觉得胸口有些发闷。

心道莫非那小蹄子和她八字犯冲,怎么一进了门,她就事事不顺了呢!

田嬷嬷不急不缓的揉捏着田氏的肩膀,过了会儿才开口:“夫人,您急什么,老夫人的大寿不是快到了吗,那可是六十整寿,要大办的。大奶奶年纪轻,老奴就不信她心里不发慌,到时候说不得不用夫人开口,大奶奶就要求着夫人接手了。”

田氏听了脸色好看了些:“倒也是。只是甄氏恐怕还不知道老夫人大寿的事。”

说到这,忽然又不想急着收回管家之权了。

甄氏要是一直管着家,等老夫人大寿,有她手忙脚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

反正她病着,出了岔子也推不到她头上!

田嬷嬷似乎猜到田氏在想什么,提醒道:“夫人,老爷对老夫人那么孝顺,要是老夫人寿宴出了什么差错。恐怕会不高兴的。再者说,燕江贺家不是来人吗,有贵客来,还是您有经验,招呼的妥帖些。

田氏心中一凛,想起二老爷说过的话。

这管家之权。必须牢牢抓在手里。

至于孝顺,呵呵。

还有贺家,必须自己管着家,才方便行事。

想到这赞赏的看了田嬷嬷一眼,心道还是奶娘稳当,无论什么时候说出的话都让人挑不出错去。还总是在自己犯糊涂时提醒。

“那等明日给老夫人请安时,我就把寿宴的事提一下。”

田嬷嬷停住了手。笑道:“哪用夫人说,让老奴去一趟清风堂就是了。”

田氏有些迟疑:“奶娘去清风堂专门说这个,会不会传到老夫人耳朵里?”

田嬷嬷笑了:“夫人放心,老奴怎么会特意说这个呢。是大奶奶这两日管家管的好,夫人高兴,赏了东西让老奴送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