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门一下子被推开了,吱呀一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还没走远的二人回头,就见罗天珵站在门口,背后是一室灯光,映得那张清俊的脸有些发黑。

青鸽疑惑的歪着头。

阿鸾却转了身,脚步轻盈地走到罗天珵面前,屈膝行礼:“世子,还是热的,婢子放进去了。”

说着也没等回应,径直走进去把食盒打开,一一拿出里面的吃食摆在桌案上,又转身出来,微微屈膝:“世子慢用,婢子们告退了。”

拉着还有些迷茫的青鸽走出去很远,青鸽不满嘟囔道:“阿鸾姐姐,世子不是吃过了么?”

“吃过了又如何?”

“吃过了,不吃,那我就可以吃了。”

“你不也吃过了。”阿鸾好笑地道。

“胃口大,没吃饱。”

阿鸾叹息:“你真是个傻丫头。这宵夜世子爷要是不吃,那大奶奶会伤心的,世子爷也会不高兴。”

“真的吗?”

“真的。”

两个婢子缓缓消失在夜色中。

什么真的,他会为了两口吃的不高兴?白白胖胖的六个大包子,一碟酱黄瓜,一碟萝卜丝,白瓷碗里是散发着袅袅热气的虾皮冬瓜汤。

要是不吃。她会伤心?

呃,那他还是勉为其难的吃了好了。

拿起一个包子咬了一口,肉香而不腻。笋爽脆酸嫩,仔细看了看,罗天珵嘴角不自觉上翘。

这女人,心思还挺巧的。

想想再过月余,就能吃蟹了,不知她会折腾什么花样呢?

不知不觉把包子一扫而光的某人,托着圆滚的肚子心满意足的睡着了。

上香?

呵呵。可不是该上香吗。

接下来几日阴雨连绵,罗知雅安置在馨园。静静养病。

田氏看着女儿乖巧的样子,又是怜惜又是窝火,愤愤道:“这样的天,一个两个还往外跑。真不叫人省心!”

老爷总是有应酬晚归也就罢了,怎么二郎、三郎也不着家了。

说起来,受罪的还是女人!

“可怜我的乖乖啊,你可别再想不开了,早点好起来,娘也就安心了。”“那就好,那就好。”

天陡然一暗,接着雨点大起来。

罗知雅扫了一眼窗外洗得鲜绿的芭蕉,喃喃道:“娘,等天晴了,您带女儿去上香吧。”

田氏一怔。

女儿神色哀戚。低垂着头,脖颈纤细的仿佛不堪一折。

“如果这是命。女儿想求菩萨多多怜惜。将来到了蛮尾,也不知那里可有菩萨呢?”

田氏心就像被针扎了一下。

她苦命的儿,要嫁到一个连寺庙都没有的地方去了,这是造了什么孽呦!

“依你,娘回来就和你祖母说。”

“嗯。”罗知雅抿唇笑了,又把视线投向了烟雨蒙蒙的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