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甄妙醒来时,只觉浑身散了架那样的痛,根本没有力气睁开眼睛。

用尽力气咬了舌尖,传来一丝清明,才勉强睁开了眼。

入目的是广袤的天空,深邃无垠,月朗星稀。

甄妙一时间有种不知今昔何处的错觉。

片刻后,头脑才灵活起来,开始回忆。

那时候她听话的闭了眼,扔了菜刀,被罗天珵抱着从马背上跳了下来,然后就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

对了,罗天珵!

甄妙心里一惊,忙左右四顾。

一袭深蓝卧在不远处,一动不动。

这样的夜晚,若不是月色尚好,恐怕都会辨认不出。

甄妙连滚带爬的过去。

“世子?”看清那人后背衣衫早已破碎不堪,上面是数不清深深浅浅的划痕,甄妙心揪了起来,强忍着恐惧伸手探他鼻息。

几乎是救赎般的松了口气,甄妙轻轻把罗天珵翻过身来,仔细检查了半天。

除了后背交错的伤痕,最严重的就是左边大腿根部,被尖利的树枝戳进去小半截,血早已凝固了,树枝还直直插在上面,看着触目惊心。夜色太暗,借着朦胧的月光,只有走近了才能勉强看清是何物。

这样弓着身寻觅了一刻多钟,终于看到了那种毛茸茸的紫色小花。刺儿菜。

这刺儿菜虽然漫山遍野常见,却是难得的好东西。

有一次独自去攀山,不小心摔伤了。路过的一个老驴友就是用这个给她止血的。

小心翼翼连根带茎采了一把,才回到罗天珵身边。

甄妙深吸了一口气镇定心神,然后从身上撕下一块布按在伤口附近,咬着唇,眼一闭猛然把树枝拔了出来,迅速用布按在伤口处。

一声闷哼,罗天珵猛然睁开了眼睛。气若游丝地说:“甄四,你谋杀亲夫啊!”

鲜血已经透过布涌了出来。迅速染红了莹白如玉的手指。

甄妙顾不得理会醒来的人,一把抓住他的手按在伤口上:“按好。”

罗天珵面色是苍白的,眼睛却格外明亮,凝视着面前的人。

甄妙把采来的刺儿菜连根带茎塞入口中。看得罗天珵一愣。甄妙吃惯了美食,苦的泪都要掉下来了,嘴却没停,很快把嚼烂的草药糊到了伤口上。

罗天珵眼神骤然深沉:“甄四,你在干什么?”

“给你止血啊。”

“你知道这个能止血?”

前世征战那几年,什么样的困境都遇到过,自然知道这野草有止血的奇效。

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一个养在深闺的女子也会知道!

他想知道,她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甄妙抬头。奇怪地看了一眼:“这不废话么,要不知道,我干嘛拿它来止血?”

罗天珵嘴角一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