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罗天珵转身,揉了揉眉,淡淡问道:“呃,这就是传说中的柿子捡软的捏么?”

金大觉得邪门了,这小客栈里那些住客一看就是江湖人士也就罢了,怎么一个山民打扮的青年,也敢和他们叫板了,而且看气质,还真有些拿不准。

不过要因为这点犹豫就在主子面前退缩,这就不是作威作福惯的狗奴才了,金大嗤笑一声:“捏的就是你,又怎么样?”

罗天珵也不废话,走到楼梯旁,抬脚踩了一下地上那截断掉的扶手,然后这么一碾,断木变成了木屑,然后在诡异的安静中抬眼,笑问:“还打算捏么?”

金大脖子僵硬的转头看向少年。

那少年显然是带脑子的,压下一口闷气,坏笑道:“他们又不是伙计,问他们做什么?”

金大一想对啊,还是主子聪明,他惹这些杀神干嘛,只要逼着伙计要房子就好了,至于要不要得来,就是伙计的事了。当然要是要不来,他们算账也是算在伙计身上的。

用崇拜的目光看了少年一下,金大转身,凶神恶煞瞪了伙计一眼:“你既然开门做生意,就没有把客人往外赶的道理,赶紧安排房间,不然爷爷们拆了你这客栈。”甄妙眨了眨眼。

这故事版本不对啊,什么时候纨绔恶霸学会迂回作战了?

不过只要别再捏她家世子,她是一点不会冲动热血的撺掇着干一场的,人生地不熟的,谁知道这都是什么人啊。

罗天珵显然也是这么想的,淡淡对伙计道:“先带我们去房间。”

伙计谁也不敢得罪,哆哆嗦嗦领着三人上楼。

楼下大堂只剩下少年主仆。

金大小声道:“主子您看,这小县城是不是有点不对劲,怎么一个客栈里。个个都像有来头的?”

少年低头,转着手上翠绿扳指,然后冷笑:“何止是这里,就是青阳,难道你没发现多了许多生面孔吗。听我父亲说,是有贵人走失了,京城那边派了许多人过来寻呢。就是当地那些卫军衙门,不也热闹的很,这些江湖人凑热闹有什么奇怪,要真找着人。赏钱都够他们吃一辈子了,还用过刀尖上舔血的日子?”

金大揉揉眼。

不好了,连他家少主子都开始邪门了,就在上个月,少主子还带着他们当街调戏了杀猪铺的小闺女呢,现在这说的头头是道的是谁呀?少年不再说话了,和下人本来就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是这些日子被父亲叮嘱着要夹起尾巴做人,有些憋气罢了。

他又不是真傻。平日胡闹,那是因为知道胡闹了别人也不能把他如何,可现在要是碰上个愣头青砍他一刀,他找谁说理去啊。

就算真把人解决了。刀子还不是也挨了。

“总之你们也要机灵点,我们这次来是看那胡家庄的茶叶的,早点办完事就早点回去,别给我惹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