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山洞里,甄妙清点着东西。

两个水囊,一套火折子,一团麻绳,一个飞虎爪,一柄长刀,两柄匕首,一张小弓,一捆柴,一只兔子。

“瑾明,这个给你。”甄妙把那柄要了那人性命的匕首还给罗天珵,“没想到你还在靴子里放了一把匕首,难怪当时没发现呢。”

罗天珵眉头一跳:“哦,这么说,我那几块碎银子,也是你收走的了?”

“对呀。”甄妙拿出一个荷包,“连那人身上的碎银子,一起放这里了,还不少呢。”

罗天珵额角青筋跳了跳。

这种趁着他昏睡把身上银子扒走的习惯,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是说他要是一咽气,就可以直接埋了吗?

实在是怎么想都没法高兴!

罗天珵无力地斜靠在石壁上,似笑非笑:“皎皎,我要吃兔肉羹,你之前说给我做的。”

没有锅碗瓢盆,甚至连块破瓦片都没有,他真想看看,她怎么做出兔肉羹来。

甄妙眨眨眼。

夫君大人这是在跟她撒娇?

嗯,只要不犯蛇精病,一切都好说。

甄妙站了起来,抖抖身上的尘土。

“皎皎,你去哪儿?”见甄妙往洞口走,罗天珵忍不住问道。

“我再去弄些柴来,很快回来的。”甄妙头也没回,急匆匆走出了山洞。

罗天珵没来得及阻止。也没法阻止。

他如今浑身无力,烧也没退,和个半死人没有区别。不过是靠着一股劲头撑着而已。

甄妙离开后,整个山洞似乎都暗了下来,静得只能闻到呼吸声,时间像是无限拉长,难熬,难耐,每一刻都是煎熬。

罗天珵手撑在地上。手指抓地,无意识地划出几道痕迹。

洞口忽地一暗。淡淡的竹香味传来。

甄妙抱了一大捆干柴,还有几个手臂粗的竹节进来放好,拿起火折子走到罗天珵身旁:“这个怎么用?”

“我来。”

生火的力气他还是有的。

不多时,火堆生好。山洞里的温度很快高了起来。

罗天珵只着了单薄破烂的中衣,靠着火堆身上渐渐暖和起来,篝火映照下,苍白的脸色似乎都好了不少。

甄妙弯着唇,认真的用匕首挖竹子表面。

“皎皎,你在弄什么?”

甄妙靠得近些,解释道:“把这上面剖开一些,然后可以煮肉。”

这么粗的竹节质地坚硬,用匕首很难划开。甄妙却不急,认认真真一点点摆弄着,仿佛她的世界里就只剩下手中的竹子。

罗天珵这样看着她。觉得心情格外宁静,仿佛那些血雨腥风,是非常遥远的事情了。

先是他和猛虎搏斗,然后是遭冷箭,惊马,滚落到不知名处。又遇到了追杀的人,带着累赘般的自己。她是怎么做到这么冷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