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北河那边,怎么样了?”六皇子回了府中,解下披风,端了一杯热茶喝。

做皇子的,是忌讳和大臣走得近的,以往罗天珵是侍卫还好说,现在任了指挥佥事,就不得不避嫌了。

只是六皇子对罗天珵很是欣赏,特别是那日亲眼看了他力战猛虎,还有上任后一系列把锦鳞卫的人收服的动作,倒是衬得同是指挥佥事的古铭有些平庸,可见是个难得的将才。

良将难得,特别是年轻的良将。

六皇子自嘲的笑笑。

那些位高权重的人,有谁看好他一个无势的皇子呢?

反倒是罗天珵,在宫中当侍卫长时,有那么一两次有意无意的提醒,帮了他不少忙。

“镇国公世子的遗体大概不出三日就能进京了。”属下回道。

“这一路,很热闹吧?”

属下怔了怔,点头:“好像有多方势力插手,不然前两日就该到了。”

六皇子把茶盏放到紫檀小几上,嘴角含笑:“既如此,本王也凑凑热闹。”

“主子,这不妥吧?”属下愕然抬头。

这种事情,谁插手都可以,皇子却不成,否则一旦被皇上知晓,那就大大不妙了。

“叫你去就去,哪那么多废话,记着手脚干净点就是了,务必不得让那遗体进京。”

一个能力搏猛虎的人,会因为惊马死于非命?

他要是信了才是傻了。不过是有人看着镇国公世子的位子舒服罢了。

除了太子,二皇子年纪最长,三皇子母族势大最是尊贵。四皇子素有才名,五皇子颇得父皇青眼,他若不赌一赌,再这么小心翼翼夹着尾巴做人,那只剩看戏的份了。

“是。”属下躬身退下。

六皇子忽然想到什么,一抬手:“等等。”

那人停下来:“主子还有什么吩咐?”

“镇国公世子夫人……可寻到了?”

属下诧异的看了六皇子一眼。

六皇子被看得有些恼羞成怒,斥道:“本王问你话呢!”

这些属下。脑子都长在屁股上了么?

那种流露着“你打听别人媳妇好变态”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儿?

他不过是进宫探望太妃时。见太妃因为甄四失踪的事流露出几分忧心的意思,这才问问罢了,才不是对她上心呢!

“还是没有任何消息,据说古大人打算进京复命了——”

“人都没找着。古铭就要进京复命?”六皇子脸一沉。

属下又诧异看了他一眼。

六皇子嘴角抽了抽,板着脸道:“父皇可是交代了要好好找人的,这古铭越来越不像话了。”

属下没敢抬头,心道古铭好歹是正四品的指挥佥事,人一直找不到,总不能就耗在那不走了吧。

锦鳞卫初建,正是势力割据的时候,等一年半载过去,别人都站住了脚。一问,古指挥佥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