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府里出了这么大的事,田氏那禁足令自然是心照不宣的解了,这几日忙里忙外一副尽心尽力的样子,倒是把原本交给宋氏的差事又分去了不少。

老夫人闻言身子一晃。

“老夫人!”宋氏伸手把老夫人托住。

田氏亦是上前去扶人:“老夫人,您,您可要保重自个儿——”

出乎意料的,老夫人缓缓站直了身子。

她穿了一身宝蓝底紫金云纹锦衣,饶是脸有病容,也不像寻常老妇人那样憔悴不堪,反倒两眼像是含了一团火,有种令人警醒的精神。

站得笔直,老夫人下意识抓紧了宋氏的手:“你们放心,老身当然会保重自己。田氏,是谁寻到了大朗的遗体?”

“是,是指挥佥事古大人。”田氏觉得老夫人反应很不对劲。

她这个年纪的人,乍闻噩耗怎么会如此镇定,难道说,她笃定大朗没有死?

呵呵,不管大朗死没死,都得死。

大朗和甄氏惊马失踪,简直是上天送给他们的机会,而且不会有任何人怀疑到他们身上。老夫人丧了长子长媳,对大朗看得像眼珠子似的,只要有上那么一点怀疑,这爵位就不保险。

“和大朗同任指挥佥事的那位古大人?”老夫人抓着宋氏的手坐下来。“他是亲自见了还是如何?”

田氏面露戚容,拿帕子拭了拭眼角:“信上是说在一处山坡发现了一具遗体,因面部被野兽啃了大半。看不清面容,但是看身形,看身形是大朗——”

说到这里,田氏哽咽起来。

“别哭!”老夫人脸色紧绷,完全不像一个初闻噩耗的老人,“那甄氏呢?”

田氏摇摇头:“信上没提,想是没找到吧。”

“二郎和三郎。快赶到北河了吧?”

大虫袭君的事情发生后,昭丰帝虽没了狩猎的兴致。却并没有立刻启程,而是留了数日,一直没有寻到罗天珵夫妇,这才留下部分人手继续寻觅。其余的护驾回京。

除去路上花去的时间,回京不过七八日而已。镇国公府自是要亲自派人去寻的。

罗二老爷要主持大局,罗三老爷是个时不时犯痴的,这事就落在了二郎三郎身上。

田氏点头:“应该快到了。信上也说了,希望咱府里去人认一认——”

老夫人不再说话了,板直了腰身坐在太师椅上,目光投向远方。

窗外一片淡绿浓黄,经过一场夜风。挂在枝头的叶子零星可见,显得更加萧瑟。

两个换了秋装的婢女扫着落叶,大概是受府内气氛影响。都默默做事,就显得院内更加寂寥。

“老夫人,要不要给建安伯府那边送个信?”田氏试探地问。

老夫人声音忽然拔高:“送什么信?如今大朗媳妇不是还没找到吗!再说,一具遗体,怎么就料定是大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