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还是蒋氏镇定:“老夫人,三弟妹,妍儿只是见了红,并没说孩子就保不住了,当务之急还是早些过去看看。三弟妹,我就陪你一起走一遭儿。”

温氏被丫鬟搀扶起来,本就衰败的容颜,此刻看来更像早落的花,寡淡无色。

她手一直在颤,每说一个字都要费上好大力气:“不用了……大嫂,府里现在事多,您好好照应着,别让老夫人太操劳,妍儿那里,我一个人去就够了。”

蒋氏没有坚持。

媳妇身子不爽利,娘家来人不为过,温氏就是去住上几日也不会有人说什么,可她是当家主母的身份,要是跟着去,那边恐怕就觉得小题大做了。

她当然不在意什么,可妍儿日后还要和婆母妯娌一大家子人相处的,有了话柄不知要凭白受多少闲气。

本是怕温氏受不住一连串的打击才要陪着去,倒是忘了温氏也有股寻常妇人没有的泼辣劲儿。

“既如此,温氏,你回去收拾一下就去吧。蒋氏,让人开了库房,把那次太后赏的血燕包一份给温氏带着。”老夫人缓过神来,心中长叹,怎么这糟心事一件连一件!

听到“血燕”二字,李氏眉头一跳,心疼的不行。

这可真是金贵人儿,她当年生了双生子,亏了身子可都没吃上血燕。

近来甄冰甄玉姐妹正在议亲。令人惊喜的是,王阁老家流露出那么点意思,似乎是看上了甄玉。

李氏也知道。两个女儿能高嫁,多少有前面两个姐姐嫁得好的缘故。

这年头,连襟是实打实的亲戚。

为了这,这种场合再是不满,李氏也没显露出来,只是暗暗冷哼一声作罢。

蒋氏款款应是,几人就要退下。这时门帘一挑,一个身材修长的月白袍男子走了进来。

老夫人挺诧异地问:“老二。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然后就脸色一变:“是不是北河那边有消息了?”

来人正是甄二老爷。

甄二老爷年近四十,因为这副谪仙般的容貌,看着不过三十来岁,身姿少了少年的青涩。月白长袍格外挺括,就在门槛那里一站,外面的光洒进来,给他黑发素衣镀了一层光华,令人移不开眼睛。

听了老夫人的询问,甄二老爷温声安慰:“是儿子和今上告了假,想亲自去一趟北河,和三弟一同寻人。”

北河确实传来了消息,说镇国公世子的遗体找到了。这消息,只透露给了镇国公府和建安伯府两家。

可这个消息,是绝不能告诉老夫人的。不然听了罗世子遭遇不测,妙儿又能好到哪里去。

想到那个眉眼和自己相似的侄女,甄二老爷有些心疼。

“不是就好,不是就好。”老夫人提起来的心落了回去。

她这个儿子,从不扯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