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罗四叔额角青筋直冒,眼中满是痛苦。

胡氏倔强的别开眼去。

母亲生了她后,多年无子,她自幼是当男儿养大的,到了十岁出头父亲就开始给她物色入赘的夫婿,可是那些人,又能有什么好的!

许是上天怜惜,及笄那年母亲竟然又有了身孕,那段时间是她活的最轻松的日子。

谁知母亲却死于难产,等出了孝期,她已经是十八岁的老姑娘了。

父亲急着给她张罗婚事,也许是天意,让她遇到了他。

他那样英俊,是她长这么大再没见过的,虽不记得自己的身份来历,可他识字,会武艺,即使是没有过往的记忆,谈吐也是那么不俗。

那时候她就知道,她绝不能错过这个男人,她不会再遇到比他更好,更合适的了!

那一年,她赌了一把,赢来一个体贴有能力的夫君,今日,她还是要赌一把。

她不能妥协,退一步就是万丈深渊,她和璋哥儿从此万劫不复。

罗四叔闭上了眼睛,复又睁开。

“梅娘,我知道,这真的太难了。”

胡氏拭了眼泪。

罗四叔眼中有愧疚,有疼惜,有绝望,最终转为坚定:“但是再难,总要选一条路要走,不,不,是没有选择,我只能走一条路,回家,你懂么?”

那是养育他的家,有痴傻的父亲。老迈的母亲,无依的妻儿,他怎么可能放弃他的人生和责任。

“那么。你是要放弃我们母子吗?”

罗四叔露出苦涩的笑:“梅娘,你还没明白么,自我想起来那一刻起,就再没有选择,现在能选择的是你,是跟我回家,还是留下。”

胡氏渐渐白了脸:“如果我坚持要留下呢。你把璋哥儿带走?啊,是不是?”

罗四叔安抚的握住胡氏的手:“如果你想要璋哥儿。那……就把他留下。”

天知道这个决定有多难,可这是他该受的惩罚。

“留下?你说的好听,弟弟还小,你走了。是要别人把我们生吞活剥了吗?”

“梅娘,无论是走是留,胡家,我一定会照应好的。如果,如果你想再嫁,那也可以说我们和离了。”

胡氏瞬间浑身冰冷,血好像被抽空了,嘴唇颤抖:“老爷,你好狠的心!”

罗四叔惨笑一声:“是。”

他会有报应的。只要报应在他自己身上就好。

看着罗四叔神色,胡氏知道事情没有回转的余地,深吸一口气道:“老爷。把公婆和……和姐姐他们接来可好?我给你当平妻。”

他们这县城里,娶平妻的不是没有,虽地位比嫡妻差上一些,可生的孩子也算嫡子。

只要来她这里,她还是这胡府的管家人,手中有权。她是平妻也不会比那位矮一分!

“梅娘,我还没跟你说。我的父亲,是一等国公,世袭罔替的爵位。勋贵不是商户人家,从没有平妻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