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四姐,快进来。”甄冰唇边含笑,把甄妙迎了进来。

甄玉微微欠身,不冷不热的打了一声招呼。

甄冰无奈瞪她一眼。

这丫头,明明四姐失踪时没少担心,如今见了人,偏偏摆出这幅模样。

一个女子面冷心热的,将来可不讨好。

甄冰思及此,便有些担心,姐妹三人叙了会儿闲话,就忍着羞涩打探道:“四姐,你见没见过和太妃相熟的远威候府老夫人?”

远威候府老夫人孙氏,是甄太妃的手帕交,给甄宁当过正宾的,只是那时甄冰姐妹年纪还小,并没机会见着。

王阁老家看中了六妹,亲事似乎快定下来了。

而六妹的未来婆母就是出自远威候府的萧氏女,远威候老夫人的长女。

一个女子嫁了人,能不能过得好,夫君是一方面,婆母也是顶重要的。

直接打听萧氏,甄冰怕甄玉羞恼,就拐着弯的问起萧氏的母亲孙氏了。

都说女肖母,孙氏若是和蔼大度的,萧氏自然也不会太差。

甄妙哪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闻言就道:“去远威候府上吃过一次酒,倒是见过的,老夫人挺和善的人。五妹怎么打听这个?”

甄冰脸一红:“就是好奇能和太妃要好的老夫人是什么样的。”

她这番掩饰,有些心虚,脸就更红了。

反倒是甄玉觉得不耐。道:“五姐,你这么小心作甚?”

然后对甄妙解释道:“是王阁老家有意和伯府结亲。”

把其中牵扯说了一番。

甄妙也是无奈看着甄冰,这位五妹。心思也太细了,凡事太过未必是福气,就逗笑道:“原来五妹是想打听未来婆母了,难怪不好意思。”

甄冰这下真羞了,连连摆手道:“不是我,是六妹!”

甄妙有些讶然的看向甄玉。

甄玉耳根微红,却微抬下巴道:“是我就是我呗。女子早晚不都要出阁的,这有什么好羞的。”

当事人态度坦然。话题就没那么尴尬了。

甄妙顺口问道:“那五妹的亲事也定了?”

甄冰和甄玉虽是孪生子,仍要讲究个长幼有序,断没有甄玉越过姐姐订亲的道理,是以才有此一问。

“还没呢。是我连累妹妹了。”甄冰嘴角笑意一收。

其实十三岁说亲并不晚,慢慢相看到十四五岁的也大有人在,只是恰巧王阁老家相中的是甄玉,甄冰挡在前面就有些尴尬了。

甄玉扑哧一笑,慢悠悠道:“五姐,别以为我不知道,母亲最近和太常寺孟少卿家的夫人来往甚密呢。”

“六妹!”

“所以你也别想东想西了,再说这姻缘之事强求不来,若是那家连这点时间都等不得。不过是无缘罢了,少把有的没的都往自个儿身上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