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二婶也喜欢吃锅子?”甄妙有些惊奇。

田氏嘴角抖了抖。

心道甄氏脸皮未免太厚了些,她这话的重点是吃锅子吗?分明是点出大郎匆匆回来,却关了房门和甄氏窝了半天才对!

要是正经的大家闺秀,听她提起这话头,羞也该羞死了。

田氏抿嘴一笑:“可不是呢,这大冷的天,外面飘着雪,吃锅子最舒坦了。府里每到这时候惯常做的是酸菜白肉锅、萝卜羊肉锅,还有狗肉锅子。只是昨日那火锅,还要了许多菜蔬来配,听着倒是新鲜。大郎媳妇,婶子看你脸色都比往日红晕了许多,想来是那火锅吃的称心了。”

甄妙脸先是一红,然后心中一凛,这才觉出不对来。

田氏这话,怎么总往火锅上扯。

二姐讲过,一个人若是拿着一件事作筏子,那必定是这件事能引出别的含义来。

昨日……昨日火锅只吃了一半……

甄妙想到这里,脸有些发烧,随后又有几分不悦。

依着这时的礼教,昨日的事一旦传扬出去,确实是会惹人笑话的,可她一个做婶子的,当着满屋子人的面说这个,又是什么意思?

再者说,如今清风堂能进正屋的都是她的陪嫁丫鬟,这事田氏又是怎么知晓的?

甄妙就想起来在建安伯府时,小婵去三姑娘甄静的谢烟阁送首饰。因为好奇从狗洞钻进去听墙角的事来。

难道说,清风堂也有管理不到的地方,可以让人钻了漏洞?

甄妙决定等回去就命人仔细查找。别说狗洞了,就是老鼠洞也要堵上。

想到这,又想起那个机灵嘴快的小丫鬟来。

小婵就是性子太浮躁了些,但在打探消息上很有天赋,若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好好调教着,到现在也是个得用的了。

再想起替换了小婵陪嫁过来的绛珠。甄妙下意识的轻叹一声。

绛珠那丫头,相貌人品能力。在她这个年纪各方面都是顶尖的,她也很满意。

可是,这满意就是限于一个丫鬟能胜任本职工作的满意了,要说喜欢。却是比不过青鸽她们的。

甄妙也觉得自己太感情用事,小婵那一批丫头,当初都是她亲自挑的,算是到了这里后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批手下人,后来绛珠顶了小婵上来,虽然是因为小婵犯了错,可她到底还是有些膈应了。

甄妙笑了笑,想来二姐要是知道这事,定会骂她太过小性儿的。

甄妙把这些念头都压下。看着一脸慈爱笑容的田氏,同样回之一笑:“二婶可说对了,冬日最适合吃羊肉进补。脸色自然就好看了。我看您脸色倒是不大好,回头把火锅方子写了给您送去,您也试试?”

田氏脸上笑意一僵,扯了扯嘴道:“吃食方子都是各家秘传,二婶哪能要你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