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一辆朱漆平顶的马车缓缓前行,看似低调,可镇国公府的家徽还是让许多马车纷纷避开。

谁都知道,这马车里坐的,定然是风头正盛的镇国公世子,自是不愿与之争锋了。

马车里铺着厚厚的银灰毯子,车厢壁处还有一只铜炉,燃着无烟的银霜炭,升腾的暖意俱被挡在了厚实的车门帘里,是以外面虽下着雪,车厢里却暖如阳春。

甄妙觉得有些闷,就用两根手指轻轻捏起车窗帘一角往外瞧。

只这么一会儿的工夫,雪就转大了,一片一片跟鹅毛似的轻飘飘往下落,地上积雪更厚。

沿路两旁的松柏都被冰雪覆盖,一丝绿意也无。

只可惜随着车轮滚过,地上积雪被压出凌乱的车辙,那素净的美丽很快就变的泥泞不堪了。

罗天珵拿着一卷书册,半靠在车厢壁上,见甄妙瞧得出神,不由放下书卷,道:“阿四,外面太冷,车里又热,这样冷热相激,当心寒气入体,到时又该腹痛了。”

甄妙放下帘子,回头笑道:“哪有那么娇弱了。”

罗天珵不满的皱眉:“我可打听了,女子若是身体健朗,是不会腹痛的,等回来寻个可靠的大夫给你看看吧。”

甄妙葵水初至,怕二叔二婶那边起坏心思,是悄悄瞒下来的,罗天珵有心寻个信得过的大夫。若是大夫不靠谱。最容易做手脚害人性命的就在这上头了。

只是他整日忙的足不沾地,倒是把此事给耽搁了。

这样一想,就有些惭愧。招手让甄妙坐到身边来。

甄妙不明所以,就凑了过去,道:“乐仁堂伍大夫的娘子纪娘子擅长妇科,哪次我去逛街,顺道让她给瞧瞧就是了。”

“纪娘子?”国公府除了供养的大夫,从外面请来问诊的都是太医,只是这些太医往往背景复杂。说不好就是哪位贵人的人。

这也是罗天珵一直没请太医来看的原因。

至于府上那位,呵呵。被管家的田氏喂了这么多年,早喂熟了。

可民间的大夫,还是女子,医术到底如何就不好说了。

“先别急。我打探一下再说。”

甄妙点头:“好。”

罗天珵一笑,忽然把甄妙揽到了怀里。

甄妙吓了一跳,忙推了一下:“世子,你干什么呀?”

对方凑着她耳根低声道:“阿四,今日是百官朝贺的大日子,无论出了什么事都要沉得住气,一定不能慌。若是可以,最好和初霞公主坐一起吧。”

皇上大寿,她们这些外命妇和百官自然不是在一个地方。

按理说未出阁的小娘子是不好进宫拜寿的。但像初霞郡主这样的宗世女以及重喜县主那样和皇上有血亲联系的自当例外了。

许是离得太近,温热的鼻息尽数扑在了她脸颊上,本就有些发热的脸就更红了。